吴文化网站--首页
     
 
“吴门画派”与“苏州刺绣”
何铮( 凤凰网.2018/3/263 )

“吴门画派”是明代中叶在吴中地区形成而影响全国的重要画派,以沈周、唐寅、文征明、仇英为代表,他们大都擅长诗文,有较高的文学修养,所以画风带有浓厚的文化气息,开创一代新风,取代院体和浙派而占据画坛主位。他们注重笔墨表现,强调感情色彩和幽默的意境,追求平淡自然,恬静平和的格调,而这些也正是苏绣所表现的风格特点,所不同的是她以针代笔,以线代墨来表现文人画的思想和感情,却与画有着异曲同工之美,也使苏绣独树一帜位于四大名绣之首。

顾名思义,“苏绣”与“吴门画派”一样发源于以苏州,她以“平、齐、细、密、和、顺、匀、光”为特点,蕴含了江南女子精巧、细腻、温婉、柔美的内在品格。小小的绣针再现了一幅幅精美的名人画,从而表达作者的思想感情。纵观近现代苏绣名家的成功之作,都离不开画家和刺绣设计者的心血和汗水,他们之中有的人甚至默默无闻,一辈子甘当绿叶。

著名刺绣艺术家沈寿,被誉为“女红艺术现代化的先行者”,有“世界美术家”“针神”之称。在她之前的刺绣多以日用品为主,即使陈设艺术品也色彩简单,层次不丰富。她20岁与苏州人余觉结为伉俪,受其丈夫画风影响,自创“仿真绣”,以此开创了苏绣艺术的一代先河。观其绣品如同绘画具有渲染效果,栩栩如生,且因丝线的晶莹光泽,具有无法替代的效果。余觉是晚清举人,善书画,工诗词,精书法,其妻所绣饰均其绘制,在慈禧太后七十大寿之时,他亲绘八幅通景屏《八仙上寿图》并由沈寿绣制,这画绣完美结合的精美之作获得了慈禧太后的大喜与嘉奖,并亲书“福寿”二字分赐余觉和沈云芝,沈寿之名由此而得,自此沈寿的刺绣艺术达到巅峰。沈寿之所以能取得如此成就,名扬内外,除了她个人努力之外,与余觉的帮助是分不开的,没有余觉的指导和帮助,也不会有沈寿的成功。余觉的绘画、书法和深厚的文化底蕴潜移默化中滋润了沈寿的刺绣艺术土壤,促使她生根、开花、发芽。

近观现代也不例外,例如著名画家徐绍青,他既是吴门画派画家,又是刺绣设计家,是画绣结合的成功代表,为刺绣艺术作出了重大贡献。徐绍青是苏州人,师从吴门画家领导人物美湖帆,所以具有扎实的传统画功底。他不仅是著名的吴门画派画家,更是一位杰出的刺绣设计家,既是绘画大家又精通苏绣设计原理,把吴门画派与苏绣技术结合在一起而塑精品,从而达到更新高度,是艺术与技术的完美统一,是艺术家与工匠共同创作了一件件传世之作。他设计的作品古朴典雅、清秀亮丽,艳而不俗,既提现了吴门画派的神韵,又表现出了苏绣的高贵、精致,他的代表作有《白孔雀》《葡萄》《牡丹屏风》《竹寿屏风》等均在全国获奖,《吹萧侍女图》被编入《中国美术年鉴》,他的成就有目共睹,他设计的画稿既具画风,又能充分发挥刺绣特点。他曾任苏州工艺美术研究所设计室主任,苏州刺绣研究所副所长,名誉所长,副总工艺师,工艺美术家。

综上所述,“吴门画派”与“苏州刺绣”虽然手段不同,表现形式不同,使用工具也不同,但异工而同曲。将两者融合在一个载体内,美化了人们的生活,净化了人们的心灵,给人类带来了美好的享受。 本人虽离开工艺行业近二十年,但对艺术的热爱却从未改变,也从来未放下手中的针线,并利用业余时间学习中国画,师从著名画家张继馨(省花鸟画研究会副会长,苏州美协主席),周矩敏(原国画院院长),章致中(吴䍩木入室弟子),从而丰富了自己的学养,提高了审美观,近年来自己创作设计的乱针绣《幸福》点彩绣《水岸人家》,去年在苏迪杯国际工艺美术精品博览会分别获得银奖和铜奖,绘画作品去年应徐悲鸿之子徐庆平邀请赴北京参展,今年三月二副作品《归舟》、《山里人家》入选张家港市“水润港城”美术摄影作品展。

面对信息万变的时代,传统工艺要创新、发展,从业人员必须不断学习,提高素养,开拓视野,才能跟上时代的步伐。当我得知苏州市工艺美术学会举办“苏州市工艺美术理论提高班”就毫不犹豫报名参加,通过一周的学习得益匪浅。学会领导和工作人员也花费了很多精力安排好授课内容并请到众多优秀的讲师为我们讲课,从工艺的起源、演变、发展到从业人员的素质能力提升和培养,由浅入深,循序渐进地讲解和传授,对各位学员,不管其从事什么专业,都产生很大的帮助。

展望未来,有学会的关心重视和帮助,从业者的刻苦努力和创新,苏州工艺美术行业必将更繁荣昌盛,更精美、雅致、具有时代特色的工艺精品会不断呈现,苏州刺绣也将为美丽的苏州添一份光彩。


[阅读]:原文
  
 
     扫一扫,更多精彩就在: 吴文化网站--首页吴文化网站        吴文化微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