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文化网站--首页
     
 
赏非遗、逛灯会、看演出、办村晚 过年过出文化味
( 人民日报.2018/2/22 )

赏非遗、逛灯会、看演出、办村晚……

过年过出文化味

如今过年,不论城市乡村,那些更有“文化味儿”的活动正越来越多、越办越红火。假期虽然过去了,但这个春节,那些品尝过的文化大餐,仍然值得好好回味。

灯会,点亮阖家团圆好气氛

每年正月,要说上海哪里的年味最浓、人气最旺,恐怕非豫园灯会莫属。上海人过年喜欢一个“扎闹猛”,也就是图个热热闹闹的年味,逛逛灯会、猜猜灯谜,挤挤人气、沾沾喜气,祈福一年安康好运气,是很多人的选择。

走在九曲桥上,市民朱斌带着一家人来豫园看灯。“现在都说年味淡,我倒觉得这些年上海的春节味道越来越浓,主要是有很多传统文化项目,既有文化,又有年味。豫园灯会办了好多年了,过年嘛,到这里来要的还是那个气氛,阖家团圆。”

这个春节,上海市民的文化大餐确实丰富多彩。作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今年的豫园灯会于2月1日晚正式亮灯,将持续到3月5日。2018年是农历戊戌狗年,俗话说“吉门闻犬吠,喜户望春来”,此次灯会将吉祥的寓意化作具象的艺术灯彩,在这5.3公顷的古朴建筑群落之中迎接八方游客和市民。近40组大型灯组、近千只气氛灯点缀着豫园商城的地面、墙面、湖面、桥面和道路上空,体现吉祥如意、喜气洋洋、和谐美满、阖家欢乐的新年新春新气象。漫步其中,要说灯会上哪个灯最气派,还属那只巨型金狗,它高9米,相当于三层楼高,重量更达1吨,定时发出“旺旺旺”的叫声,寓示着财旺、人旺、家旺,吸引了大量游人驻足合影。

据介绍,豫园灯会多年来秉承“白天是景,晚上是灯”的制作标准,灯具精良,工艺精湛,坚持和传承传统的民俗制灯工艺之外,还积极努力创新。今年灯会的所有灯组首次全部采用LED灯光源,不仅灯光更为璀璨、使用更为安全,且比往年灯会使用传统白炽灯节电约30%。

漫步于豫园新路,这片区域的灯彩以二十四节气为主线,展现了中华传统文化的博大精深。方浜路道路上空的气氛灯首次采用画卷式的布灯效果,游客仿佛置身于荷花池中,抬头望去,寓意高升、年年有余的锦鲤轻巧灵动,萍藻随波摇曳,体现了碧水的流动之感和游鱼的自得其乐,好一幅鱼乐图。同时,今年的灯谜活动依然如约登场。凝辉路上的走马灯,为游园的人们准备了1000余条内容丰富的灯谜。

嘉年华,展现传统民俗好趣味

粉雕玉琢的小童子,手持粉荷,怀抱一条大锦鲤,寓意“莲年有余”,天津杨柳青的版画作品,细腻生动;大写的“寿”字,内里细细描绘神态各异的八仙过海图;苏州桃花坞的木刻版画,精细秀雅……这是“南桃北柳”首次在上海的舞台上联袂亮相,“第一次在上海见到桃花坞和杨柳青同框,非常难得。”观众感慨。

这是此前由上海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主办的2018上海春节文艺嘉年华活动上的景象,此次嘉年华为市民们带来了年画藏品展、春联百福展、年货集市等众多活动,戏剧、曲艺、杂技等传统文艺每天滚动上演,上海百余位艺术家轮番登场,写春联、传技艺,带来一片春“艺”盎然。

年画藏品展展出了上海市美术家协会木版年画收藏作品中精选的60余件作品。这些跨越各个历史时期的展品是首次成规模地与市民见面。“现在家家户户都住楼房,年画实在少见,这次真是大饱眼福。”今年读初二的邬君毅说。

版画课堂是年画藏品展现场设置的互动体验项目,每天都有两场。课堂里,小学生唐毅滨在上海美协版画艺委会委员沈雪江的指导下,动手尝试滚墨上墨和压纸印画的全过程。“我之前都不知道版画是什么,还以为是画在木板上的,今天终于知道了!”他举着自己的作品,格外开心。

春联百福展以书法家韩天衡所写的世界最早的春联“三阳始布,四序初开”开头,以上海108位书法家书写的108个“福”字拼成的“百福墙”收尾,通过书写春联等形式,将传统民俗融入当代生活,带动全民分享书法之美,感受民俗之趣。不少观众在这里驻足、合影,把“福”带回家。

“文艺活动应当与时代结合,向生活靠拢,引领节庆新风尚。”上海市文联党组书记、专职副主席尤存表示,在衣食住行已经不缺的今天,所谓“年味”并不只是物质的丰盛,还有文化的丰盛。

村晚,上演乡间文化好风尚

2月18日中午,浙江桐乡市大麻镇海华村村民邓卓艺早早吃完午饭,急匆匆往村文化礼堂赶去。“娘家也没回,牌场也没去。”邓卓艺说,一会儿村里的“春晚”开演,她要登台演出。

路上,不少村民或带着板凳,或拿着演出道具,热热闹闹地朝礼堂聚来。13时整,礼堂已座无虚席。锣鼓声一响,台下陡然安静,人人直勾勾地盯着台上,大麻镇特有的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舞方天戟表演开始了。“非遗闹新春!”演员一声吼毕,台下掌声一片。

村晚从导演、主持到演员、伴奏,全是本村村民。“我们自己筹划的村晚,那可是‘心头肉’。”村里人乐呵呵地说。

有村晚的可不光海华村,大麻镇11个行政村都有。各村的特色活动也不独这一天,而是从大年三十排到了元宵节。民俗表演、农家竞技、戏曲联唱、书画比赛、灯谜游园等都不重样。村民们沉醉其中,春节愈发热闹了。

几年前啥光景?趁着新节目还在布景,村民曹士掌打开了话匣子:“原来过年,除了看电视,村民还喜欢打麻将,特别是打‘牛牛’牌。” 一旁的村民张松清接过话茬:“打‘牛牛’是我们这比较流行的赌博方式。一人做庄,七八人压钱,庄家每个人发五张牌,看谁的点数大。”村民们七嘴八舌起来,“玩的人可不少嘞!”“大人玩,小孩子也在一旁踮着脚尖看呢。”“就算玩得小,一天下来总有输赢。春节里耍牌、输钱,家里为此吵架、打架的,也会发生。”

这时,一个新节目开演了,大家语止,接着看表演。海华村文化专职管理员李佳默默感叹:“还是现在好啊。”

“‘村晚’就像块磁铁一样,把村民们都吸引过来。”后台的准备间里,刚表演完的邓卓艺说:“大家伙爱表演,从年前就开始准备。村里文化队一有空就排练节目,以上‘村晚’为荣。” 一旁的李佳深表赞同:“村里活动多了,赌博的人自然就少了。”

此刻,文化礼堂的欢笑声又一阵阵地传了过来。记者决定不再问了,村民们的幸福,听都听得出来。


[阅读]:原文
  
 
     扫一扫,更多精彩就在: 吴文化网站--首页吴文化网站        吴文化微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