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文化网站--首页
     
 
真水无香
杨守松( 苏州日报.2018/2/8 )
[标签] 姚惠芬;刺绣

  苏州出美女,苏州多绣娘,镇湖的绣娘最出名。

  《真水无香——姚惠芬刺绣艺术》刚出,样书还带着墨香,我成了第一个读者。装帧设计就如姚惠芬的作品,淡雅无痕,美到无语。

  留白不是无,不是虚,不是有,不是实,是那介于两者之间的意蕴,那种与“黑”相映成趣绵延的情感。犹如昆曲,一个眼神之后便是“留白”,水袖,舒展之后是静谧。静,是心态,是“三观”,是艺术之前提。不静,便是烟火气,烟火缭绕,还谈什么艺术?所谓无声胜有声也。

  在虚与实之间、黑白之间、古今之间穿越,游刃有余。

  书中图片还穿插极少的文字,类似日记,“有感而发”,不刻意写。去美国、去大英博物馆,每天记日记,每天在学习。

  乱针绣,乱而不繁,乱而有序,层叠交错,花繁浓艳,有章可寻,有法可依。

  从沈寿一路传承而来,但“我只是我”。心的外延,魂的具象。

  女儿都上大学了,姚惠芬依然像个好学的初中生。

  这才有了简针绣。

  真水无香,简也!简针绣,简而不疏,简而有神,简而有魂。简单其实是最难的。复杂可以堆砌,简单就见功力。如马得的昆曲人物,极简单的线条,形神兼备!

  如痴如醉,或者淡淡的清雅。

  她绣的《姑苏繁华图》长卷,装裱好了近20米,苏州竟然没有这样一个适合悬挂展示的地方,到了恭王府,也是特意做了个展厅才放得下。

  即便对经典,她也有自己的想法。

  她绣倪云林的画,枯瘦,也有传统的喜庆浓郁。

  甚至关注环保——一条鱼,半身在黑暗中,半身因污染只剩下骨刺。

  作品没有魂,再多的华彩也会死去。

  她的作品里有工匠的精神、艺术的境界、人文的情怀。

  惠芬和妹妹惠琴,姐妹花,一个模样。

  惠芬的丈夫俞宏清不仅知道我在做昆曲,还知道《昆山之路》,还在与昆曲人合作,准备写一本刺绣的理论著作。他们的女儿今年去美国读书了,我说毕业论文就写中国刺绣艺术吧。

  “绣”的一家,“绣”的天地。

  “秀”人生,“秀”真香。人淡如水,真水无香。无香,乃真香。


1


  
 
     扫一扫,更多精彩就在: 吴文化网站--首页吴文化网站        吴文化微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