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文化网站--首页
     
 
孙妃与孙妃墓
李建荣( 苏州日报.2018/1/29 )
[标签] 孙妃墓;甪直;甫里

  甪直古称甫里,其西南五里处,有一个10来亩的水面叫孙墓洋,传说水底下是孙权(182-252)一位爱妃的墓,俗称孙妃墓。墓西是孙妃村,相传孙妃出生于此,后人称之孙妃村;墓东是孙墓村,相传孙权葬爱妃于此,派族人看护陵墓,世代相袭,故名孙墓村,村中俱是姓孙的人家。

  这位孙妃的身份,至今披着神秘的面纱。《吴郡甫里志》《元和县志》等地方志上只是提及,并未介绍她的身世。西晋陈寿的《三国志·吴书·妃嫔传》,一共记载了孙权的谢、徐、步、王、王、潘等六位夫人,均是名门之女,并无这位孙妃。东晋张勃的《吴录》和东晋王嘉的《拾遗记》,补录了孙权的袁夫人、仲姬和赵夫人等,也没有这位孙妃的记载。但是,这位孙妃离世后,孙权以“水葬”庇护她并且派族人长期看护陵墓,这种待遇不是一般的妃子能享有的,显然她在孙权心目中占有特殊的地位。

  孙权小时候生活在老家富阳和杭州一带,10岁时,父亲孙坚(155-191)战死沙场,兄长孙策(175-200)继续驰骋疆场,取得节节胜利。孙权和母亲吴国太随后到吴郡的郡治吴县生活。吴郡是孙权家族大展宏图的根据地,是其成就帝业的大后方。孙权19岁时,孙策被人刺杀,孙权接手父兄的基业,成为一方诸侯。也就是说,孙权12岁至19岁,生活在吴县,后来攻城拔寨,三国鼎立,他才先后迁往京口(镇江)、建业(南京)、武昌等地。孙权居留在吴县期间,少不得游山玩水,结交英雄豪杰。有一次,他在郡城东面桃浜(因村中遍植桃树而得名,明清以后因村民多有从事砖瓦制作和陶瓷品交易,遂称陶浜)欣赏桃花时,遇见村里一位美丽的姑娘,两人一见钟情。然而,由于姑娘出身卑微,孙权的恋情没有得到母亲的认可。在吴国太看来,与江东名门望族联姻,方能对孙权的事业有所帮助,她不允许一位草根少女登堂入室,影响孙权的前途。

  尽管孙权在母亲的安排下,先后娶了谢夫人和徐夫人,但他并没有放弃心上人,偷偷把她带在身边,行军打仗也不例外。孙权的长子孙登出生于公元209年,而208年是赤壁大战之年,孙权能于百忙之中临幸孙妃,必是近在咫尺了。据史料记载,孙登出生后,因其生母身份“庶贱”,由孙权的徐夫人担任孙登的养母。孙妃生性恬淡,不喜欢后宫的争斗,也可能受到孙权几位夫人的排挤,加之骨肉分离,孙权又移情别恋于步夫人,使她心灰意冷,故而辞别回乡,从此没在孙权身边出现。孙权还是深爱她的,在他成为吴王后,立孙登为王太子。孙权称帝后,准备立孙登为皇太子,孙登推辞道:“要立皇太子,应该先立皇后呀。”孙权问:“你的母亲在哪里?”孙登毫不犹豫地回答:“在吴郡。”孙权一时语塞,因为纵然孙登的母亲还活着,他也不可能立她为皇后。孙权由此心生愧疚,直到70岁也没立皇后,但还是立孙登为皇太子。

  孙登忠厚贤明,娶周瑜的女儿周珊为妻。公元241年,33岁的孙登因病离世。临终前,孙登留下一篇《临终上疏》,心系家国,情真意切,令人动容。孙登的英年早逝,让其母亲孙妃伤透了心,郁郁成疾,不久便离开了人世。孙权没有忘记这位初恋情人,知她与世无争,素喜清静,便以水葬的方式,让她长眠于水底,不让世人打扰她的清梦。

  二十世纪八十年代末,孙墓洋以西、陶浜以南,甪直镇修建了一座砖窑厂。人们为便于上下班,在孙墓洋修筑了一条堰堤,又在西侧的河道上修建了一座木桥。1991年,有村民承包孙墓洋养鱼,抽水晒塘,在河底发现一大片烂淤,用篙子试探深浅,发现淤泥下面有石板。不少村民在淤泥中淘到陶器瓷器之类的古董,后被古玩商一股脑儿收去。村民害怕石板下面有机关,没人敢揭开一探究竟,当时村民也没文物概念,没去通知文管部门,仍作鱼塘使用。2003年,因苏州环城高速的建设,孙墓村整体搬迁至唐家浜以东,而孙墓洋被填平。孙妃墓没有进行“抢救性发掘”,墓中有无墓志铭之类不得而知。孙妃到底姓甚名谁,生卒何年,或将永远湮没于地下,成为千古之谜。


  
 
     扫一扫,更多精彩就在: 吴文化网站--首页吴文化网站        吴文化微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