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文化网站--首页
     
 
张镇与张陵山
李建荣( 苏州日报.2018/01/15 )
[标签] 张镇;张陵山

        民谚云:“先有张陵山,后有甪直镇。”相传2500年前的春秋时期,吴王阖闾在苏州城东开阖闾塘,建离宫,吴王夫差在吴淞江畔修建行宫“梧桐园”,两者之间有个村落,方圆刚好一里,故称甫里。甪直古镇由甫里村发展衍变而来。张陵山有座城隍庙,庙宇里敬奉的城隍老爷叫张镇,附近的乡民把张镇视为护佑一方的神仙。那么,张镇是谁呢?

  张陵山位于甪直古镇南三里处,原有东西两陵,实为两个相距百米左右的土墩,高二三十米,面积约六千平方米。1975年始,甪直第一砖瓦厂在张陵西山取土制砖,出土的玉镯、玉瑗、玉管、穿孔玉斧、石斧、石锛、陶器等文物流失于民间。为抢救文物、研究历史,南京博物院和吴县文管会于1977年5月和1979年9月,在张陵西山进行抢救性发掘,清理出新石器时代墓葬11座、东晋砖室墓5座,出土文物200余件。1982年,砖瓦厂又到张陵东山取土,山体被挖去近一半。南京博物院和甪直文保会于1982年8月和1984年6月进行抢救性发掘,清理出崧泽文化、良渚文化、吴文化时期的墓葬4座,出土了璧、琮等玉器30余件和一些陶片。张陵山出土的大量文物,现藏于南京博物院等处。

  张陵山的考古发现,证明在五六千年之前,甪直地区已有人类繁衍生息,从其生产、生活用品来看,已达到一定的文明程度。半座张陵东山得以保留下来,成为一处非常重要的古文化遗址。

  张陵西山的东晋墓中,出土有生产工具的石器、玉制装饰品、生活陶器以及晋代青瓷。张镇墓碑志,就在四号墓(张镇夫妇合葬墓)内出土,这是继南京、镇江、马鞍山等地出土的东晋墓志之后,又一次新的发现。其正面碑志文:“晋故散骑常侍,建威将军,苍梧、吴二郡太守,奉车都尉,兴道县德侯,吴国吴张镇字羲远之郭,夫人晋始安太守嘉兴徐庸之姊。”反面碑志文:“太宁三年,太岁在乙酉,侯年八十,薨。世为冠族,仁德隆茂,仕晋元明,朝野宗重。夫人贞贤,亦时良媛。千世邂逅,有见此者,羍愍焉。”碑志文内容包括墓主姓氏、官阶、爵位、籍贯、卒年以及夫人郡望。

  《世说新语·赏誉》记载:“吴四姓旧目云:张文,朱武,陆忠,顾厚。”吴郡张氏家族自汉代步入历史舞台,宗族势力日渐壮大,历经孙吴、两晋、南北朝,三百余年风流不衰。西晋时张翰的“莼鲈之思”脍炙人口。东晋时期,吴郡张氏较早崛起的人物是张镇。张镇的孙子张凭,字长宗,做到了晋太宗司马昱的太常博士,也是个很有成就的人物。

  从张陵山出土的张镇墓碑志来看,张镇生于晋太宁三年(公元325年),属鸡,卒于404年,享年80岁。他家是吴郡的望族,他当过散骑常侍(在皇帝左右规谏过失,以备顾问)、建威将军(魏晋时期的建威将军拥有兵权,多为刺史或郡守兼职的方镇)、苍梧郡和吴郡的太守(一郡之最高长官)、奉车都尉(汉晋时期,掌管御乘舆车的武官,相当于皇帝的车队长和侍卫长)、兴道县德侯(史载张镇因讨伐王含有功,被封为兴道县侯。县侯是爵位,可世袭。东汉末年有郡侯、县侯、乡侯、亭侯等多种,县侯为第二品爵,食邑八千户。比如诸葛亮是武乡侯,关羽是汉寿亭侯)。从张镇获得的多个职称来看,他是个文武双全的人才。

  据碑志和史籍记载,张镇的主要职务是苍梧郡太守和吴郡太守。人们常将某郡的太守以其姓加郡名作为敬称,如此,张镇就被称为“张苍梧”,比如唐朝韦应物任苏州刺史后,人称“韦苏州”。至于有人说张陵山有西汉丞相张苍墓的说法,是没有依据的。张陵山没有出土张苍墓,史志上记载的张苍墓在河南,从没有在张陵山的记录。或许,是把“张苍梧”音讹为“张苍墓”了,吴语中,两者的读音非常接近。

  俗话说:“入土为安。”不过,张镇墓志的最后一句话“千世邂逅,有见此者,羍愍焉”意味深长,仿佛当年给张镇写墓志的人,预见到千年之后,此墓葬会重见天日。原话的意思是:“千年之后见到此物的人,让我忧心忡忡。”言下之意,咱们有缘相见,希望手下留情。


1


  
 
     扫一扫,更多精彩就在: 吴文化网站--首页吴文化网站        吴文化微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