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文化网站--首页
     
 
芸香应谢橘色暖
六月牛( 草木悠家.2018/1/5 )

 

 

版画般素凝的冬季,最亮丽的莫过于绿叶橙果的橘子。午后的阳光下,一杯红茶、仨俩红橘,便是一个躲避寒冷的舒适时光。

走近橘子及其同伴,你会发现这是水果中最复杂的世界。最常见的橘、柑 、橙到底谁是谁?在植物分类上一直有争论。比如橘与柑,有认为是两个不同的物种,民间以橘的果皮易剥离而柑的果皮不易剥离来区分,但植物志最终认可柑为1个种,统称“柑橘”Citrus reticulata,同时承认可在种下分橘和柑两类,其中橘是自然种(现在海南、广西、湖南西南部还能采到野橘子) ,而柑为橘与橙在早期就已形成的天然杂交种,在《南方草木状》中已有明确 “柑仍橘之属”。

 

 

 

柑橘(图片引自网络)

 

“橘子满林金作块,芦梢拂岸雪飞花。”柑橘栽培在中国至少2500年的历史,但在汉代以前书册记载的,只有  “橘柚”未见“柑橙”,汉武帝时有橘官管理“岁以甘柑进御”的事务,到公元3世纪的《风土记》才有“柑橘之果滋味甜美特异者也”的柑的记载。

橘类树显然比柑类树耐寒,因为往南柑类品种多,往北橘类品种多,到了江苏的苏州洞庭山,就只有橘树了,当然,再往北就是“橘逾淮河为枳”。现在市场上常见的黄岩蜜橘(C. reticulata cv. Subcompressa)、南丰蜜橘(C.  reticulata cv. Kinokuni)、砂糖橘(八月橘,C. reticulata cv. Bayue Ju)都是橘子。留在记忆深处的橘子,是洞庭东山的“早红”、“了红”两个已在市场上绝迹的品种,小小的果实,皮薄色朱红至橙红,很多籽。那时,洞庭半岛厚醇、古味,透明空澄中带着太湖水的湿润,院子人家伸出的枝桠,绿的叶、红的果。著名的紫金庵在半山,绕着周围更是漫山遍野的橘树,摘下的装上竹编网篮,就是过年的上好年礼了。

 

 

早红橘(图片引自网络)

沙糖橘

 

小时侯很少吃到柑子或橙子,或者吃了也不明白,到现在才发现柑子、橙子品种特别多,深究,其实很多还是非常古老的传统品种。有种皮深橙黄色的茶枝柑(C. reticulata cv.Ponkan,曾勉先生认为是橘类),果未吃过,但是知道其果皮是中药陈皮的正品原料;古老的园艺栽培种椪柑(园艺学者认为是橘类 ,因为果皮易剥),“椪”为广东、福建南部方言,为松皮或空心之意,现在大家熟悉它的名字叫芦柑。浙江的瓯柑(C. reticulata cv.Suavissima)、湖南的皱皮柑(C. reticulata cv. Manau           Gan)、福建广东的蕉柑(C. reticulata  cv. Tankan)等是真正的柑类。

 

 

湘西椪柑(图片引自网络)

 

皱皮柑(图片引自网络)

 

           甜橙(C. sinensis、酸橙(C.  ×aurantium)、香橙(C. × junos)、宜昌橙(C. cavaleriei)、箭叶橙(C. hystrix)等都有橙字,甜橙是其中的可食种,有普通甜橙、脐橙和血橙三大类型很多品种。虽然现在市场上所见甜橙多为进口品种,但现今世界各国栽培的甜橙历史上均源自中国南方。在早期的书册里,提到的产长江两岸各地的橙或橙子,大多指香橙而非甜橙,一种味酸常有苦味或异味的橙子,因其果皮含有芳香气味,古人用它作薰香代品。

 

 

甜橙(图片引自网络)

 

酸橙亦不可食,果肉味酸有苦味或兼有特异气味,有些品种被广泛应用作嫁接甜橙和橘的砧木,果皮药用。酸橙中有个品种代代酸橙(C. ×aurantium cv. Daidai),所开之花被称为“玳玳花”,初夏盛开,洁白芬芳。早年苏州虎丘乡一带的花农广为种植,用以窨茶叶而制“玳玳花茶”。代代酸橙的果经霜不落,不同时节结的可同时并存在一棵树上,故又称为代代果。城里人家也常常会种植代代酸橙,因其花香绕廊、果色缤纷。

 

 

酸橙(图片引自网络)

玳玳花(玳玳酸橙的花,图片引自网络)

 

那么,橙、橘、柑究竟如何区分呢?这里不说一些细致的植物学上的一些专业特点,简单分分:橘,果皮不紧贴贴着果肉,易剥离,各瓣分离且汇集处有空洞;柑是橘和橙的杂交种,特征介于两者之间,果皮较紧贴果肉,稍易剥离,各瓣也能分离但汇集处稍实;橙,果皮难剥离,果心充实。

 我国自秦汉以来的书册中所称的橙、柑、橘和现代所称的有时并非同一物种,称谓亦乱,如广东、广西、福建南部所称的“甜橙”,四川和浙江称为  “ 广柑”;广东把“雪橙”叫作“雪柑”;芦柑是橘不是柑;温州蜜橘是柑不是橘;等等。

橙、柑、橘在植物分类上都属于芸香科柑橘属植物,这个科的植物为我们熟悉的还有很多,比如“楚柚烟中黄”的柚子C.maxima、“其实累累如垂弹,殊可爱”的金柑(金橘C. japonica,原为两个种,现合并)、“秋霜硕果低” 的香橼(C. medica)、“迷蒙花香”的柠檬(C. ×limon)、“篱援丛芳”的枳(C. trifoliata)等。

 

 

柠檬(图片引自网络)

 

除了柑是橘和橙的杂交种外,植物和园艺学家说柠檬是橙和香橼的杂交种 ,橙是橘和柚的杂交种,葡萄柚是柚和橙的杂交种,好一个乱!仔细梳理,可以知道两个知识点,一是柑橘属各种类间极易天然杂交,二是橘(宽皮橘)、柚、香橼是这些杂交的三元老祖先,其中香橼历史最长。

柚(又称文旦)与橘同时见于我国文字记载,即《吕氏春秋》所曰:“江浦之橘,云梦之柚。”但读古诗常常看到“橘柚”词连,似乎专有,如李白的 “人烟寒橘柚,秋色老梧桐。”苏轼的  “秋风吹梦过淮水,想见橘柚垂空庭。 ”总怀疑“橘柚”并不是指橘和柚两种植物,虽然其时长江一带已有橘和柚种植,并都被选为贡品,但“橘柚”究竟是什么?我没有考证出来,也许是文人们艺术性的认识吧。10年前去桂林,闲暇游“江作青罗带,山如碧玉簪”的漓江,船行至阳朔上岸,一下就被沙田柚和此起彼伏的叫卖声包围。沙田柚的皮色是有点青的,最大特征是果实顶部平坦并有明显环圈及放射沟,而靠近把子的地方有延长的颈,味道很甜但水分比较少,不是我喜欢的类型。

 

 

沙田柚(图片来源见原水印)

 

《岭南随笔》记载一种叫化州橘红(C. maxima cv. Tomentosa)的植物,是柚的一个栽培品种。与柚子比,化州橘红果皮厚而密被柔毛,果肉酸苦不可食,未成熟或近成熟的果的皮是著名的止咳化痰良药。传说化州橘红始种于梁朝,至今有1500年的历史,独产当地赖、李两个家园,原为野生柚树,由于吸收了当地土质中的礞石成份而异。二十年前我曾为做研究项目四去化州,在那里,人们介绍的游览处是赖家园;参观的是橘红工艺品世家,大的橘红果做茶叶罐,小的橘红果做烟斗;推荐的土特产是橘红糕、橘红饼、橘红茶;送的礼物是橘红果和橘红花。

 

 

化州橘红(图片引自网络)

 

陈景沂《全芳备祖》记“金橘产于江西,以逹(“达”的讹字)难致都,人初不识。”小时侯,洞庭东山也是出金橘(金柑)的,大迳寸、黄金色、苞光滑、皮甘香、瓤带酸,于我们是很普通的一种水果,但因舍不得浪费,总是忍酸将果肉一起吃下。现在市场上有一种“洋”金柑,果很大,果肉果皮均甜,但总觉少了鲜洁味。欧阳修《归田录》中评价金橘“香清味美,置之樽俎间,光彩灼烁,如金弹丸,诚珍果也。”在苏州,金橘还常被腌制成蜜饯,“采芝斋”的糖渍金橘尤其闻名。

 

 

金柑(金橘)

 

 香橼是啥?就是那种果实长圆淡黄,厚皮粗糙难剥,果肉无色透明,口酸甜清芳的东西,一般不吃而供于案头把玩弄香或作盆景,在我国栽培也有  2000余年,东汉杨孚的《异物志》称之为枸橼,唐宋以后多称之为香橼了。香橼的变种佛手(C. medica var.digitata),子房在花柱脱落后即行分裂,在果的发育过程中成为奇特的手指状肉条。“春雨空花散,秋霜硕果低 。牵枝出纤素,隔叶卷柔荑。指疑将洒甘露,似欲揽伽梨。色现黄金界,香分肉麝脐。”佛手的香气比香橼浓,久置更香,有闲人家多作为观赏果木种植或供果于案。其实佛手的果实连皮切切可以泡茶,去皮嚼嚼也有滋味,常在水果店见到。

 

 

香橼(图片引自网络)

 

佛手(图片引自网络)

 

枳(枸橘)果肉酸苦,微有香橼气味,历来只做药用。“堂下藤成架,门边枳作篱。”具长达4厘米刺的植株,是围篱的好材料,鸟不踏、犬不钻,人更是无法通过,顺带着还有洁白香花可嗅,虽不能吃但秋来亦橙黄的果可赏。枳的名称最早见于《周礼》和《山海经》,枸橘一名始见韩彦直《橘录》,无论是枳还是枸橘之名,有时也会指同属其他种类,如《本草纲目》中对枸橘的描述:“树叶并与橘同,结实大如弹丸,形似枳实,而壳薄不香”,显然不是正种。至于枳所制的两味著名药材  “枳壳”、“枳实”,原料更复杂,不同的地方有不同的基源,比如枳、酸橙、香橙、香圆甚至甜橙等果实均被入方。沈括《梦溪笔谈》说:“六朝以前医方,唯有枳实,无枳壳,……后人用枳之小嫩者为枳实,大者为枳壳,主疗各有所宜”,所以“枳壳”、“枳实”无非就是一种植物的幼果和成熟果。

 

 

 

 

枳(枸橘)(图片引自网络)

 

 “鱼香秋林橘子熟,云落空涧棠梨阴。闲来扫石坐竹里,静与山人论素心 。”小寒节气,暗泉闻雪落,寒日觉冬厚;鹊巢筑春早,雁北知阳升。“一年好景君须记,最是橙黄橘绿时。”围炉读书时,怎能少了一篮橘橙柑柚?

 

 

 

悠家,修行草木之魂


悠家时光/草木集/悠家修心/悠家后院

联系我们:Hongxiutianxiangnj; hang-liuyueniu 

 


  
 
     扫一扫,更多精彩就在: 吴文化网站--首页吴文化网站        吴文化微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