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文化网站--首页
     
 
斜塘浦上韦苏州

[标签] 韦应物;斜塘;

  苏州斜塘边的这个冬天好像沉寂了很久,好几场凄风苦雨后,秋景算是看不明朗好几场凄风苦雨后,了,我着实也错过了秋天的许多东西。明我着实也错过了秋天的许多东西。明记着一定要相约去定慧寺看一遭银杏,明记着一定要相约去定慧寺看一遭银杏,去天平山看一趟红枫,去天平山看一趟红枫,可如今银杏和红枫都落光了,恐怕相约的人也寻不到踪迹了。都落光了,恐怕相约的人也寻不到踪迹了。

  晨起又是霜冻,眼看冬至已过,晨起又是霜冻,眼看冬至已过,突然找来韦应物的一首《冬至夜寄京师诸弟兼怀崔都水》应景。当读到末几句,崔都水》应景。当读到末几句,“私燕席云罢,还斋夜方阑。邃幕沉空宇,孤灯照床还斋夜方阑。邃幕沉空宇,单。应同兹夕念,宁忘故岁欢。川途恍悠应同兹夕念,宁忘故岁欢。邈,涕下一阑干。”整个人突然就不好了。涕下一阑干。整个人突然就不好了。

  午后,路过校园的一处池塘,午后,路过校园的一处池塘,满池的芦荡竟然不知何时荡然无存,荡竟然不知何时荡然无存,方才晓得我已许久不曾来访,许久不曾来访,听到寒雀在池边的枝桠上低呀,低呀,似乎在眼睁睁地望着池底冷冻着的泥土,我倒是为它们着急了,泥土,我倒是为它们着急了,不过啄春泥的春天应当还要等待好一段辰光吧。于是,春天应当还要等待好一段辰光吧。于是,我也就变成它们了,写下了几个句子。我也就变成它们了,写下了几个句子。“北风频频池塘斫光了芦荡肃杀,风频频池塘斫光了芦荡肃杀,杉木殁殁水面殇盖了寒雀低呀。面殇盖了寒雀低呀。这一冬的冷凛是一阑干的涕下,病卧在旧床化不开冰封的春泥。”

  其实化用的还是韦应物的那首诗,其实化用的还是韦应物的那首诗,明眼人一看就晓得。眼人一看就晓得。据陶敏和王友胜的《韦应物集校注》所考,应物集校注》所考,这首《冬至》应当是韦应冬至》物在滁州任上而作,物在滁州任上而作,我们也可以发现他的许多诗歌都是写给亲人的,许多诗歌都是写给亲人的,这里频繁出现的崔都水就是崔倬,韦应物的堂妹婿,的崔都水就是崔倬,韦应物的堂妹婿,可见韦应物对于家庭用情至深。韦应物对于家庭用情至深。不过韦应物常年在外做官,年在外做官,所有的孤苦哀愁也只能通过家书得以疏解了。家书得以疏解了。

  众人都知晓韦应物与滁州的关系,众人都知晓韦应物与滁州的关系,那首《滁州西涧》早已众人皆知。“独怜幽草涧滁州西涧》早已众人皆知。边生,上有黄鹂深树鸣。春潮带雨晚来急,边生,上有黄鹂深树鸣。春潮带雨晚来急,野渡无人舟自横。野渡无人舟自横。”他于德宗建中四年(783年)秋到任滁州刺史,德宗兴元元年(784秋到任滁州刺史,年)冬罢任滁州刺史,德宗贞元元年(785冬罢任滁州刺史,年)春夏闲居滁州西涧,这期间写了许多诗春夏闲居滁州西涧,歌,不久之后便去做江州刺史了,这短短几不久之后便去做江州刺史了,年便把滁州带入了中唐的文学史,年便把滁州带入了中唐的文学史,其间的基调大抵如此,基调大抵如此,滁州让他产生了一种吏隐的处世哲学,前有陶渊明,后有欧阳修。的处世哲学,前有陶渊明,后有欧阳修。

  苏东坡曾在《自题金山画像》有过自自题金山画像》嘲,“心似已灰之木,身如不系之舟。问汝心似已灰之木,身如不系之舟。平生功业,黄州惠州儋州。平生功业,黄州惠州儋州。”这里的不系之舟出自《庄子·列御寇》:“巧者劳而智者忧,列御寇》 巧者劳而智者忧,无能者无所求,饱食而遨游,无能者无所求,饱食而遨游,泛若不系之舟,虚而遨游者也。”古代宦游人哪一个不虚而遨游者也。是不系舟呢,是不系舟呢,其实这也是自古以来读书人的写照罢了。那么,的写照罢了。那么,韦应物的三州应是何地,滁州、江州、苏州尔,最后魂归的便是我滁州、江州、苏州尔,们苏州。们苏州。

  韦应物把人生的最后几年留给了苏州,去任后,竟然会因为没有回乡路费而困去任后,居于苏州永定寺,不多久溘然而逝,居于苏州永定寺,不多久溘然而逝,后由族人千里扶柩归葬杜陵祖茔,人千里扶柩归葬杜陵祖茔,同已去世二十多年的夫人合葬。多年的夫人合葬。他在苏州留下了众多诗作,记载了吴地风物人情,且用诗史之笔记记载了吴地风物人情,录下了安史之乱后江南地区农民的处境,录下了安史之乱后江南地区农民的处境,后人皆称其为韦苏州。后人皆称其为韦苏州。

  其于苏州,有一首诗极为流传,其于苏州,有一首诗极为流传,便是《郡斋雨中与诸文士燕集》,“兵卫森画戟,郡斋雨中与诸文士燕集》 兵卫森画戟,燕寝凝清香。海上风雨至,逍遥池阁凉。燕寝凝清香。海上风雨至,逍遥池阁凉。烦疴近消散,嘉宾复满堂。自惭居处崇,烦疴近消散,嘉宾复满堂。自惭居处崇,未睹斯民康。理会是非遣,性达形迹忘。睹斯民康。理会是非遣,性达形迹忘。鲜肥属时禁,蔬果幸见尝。俯饮一杯酒,肥属时禁,蔬果幸见尝。俯饮一杯酒,仰聆金玉章。神欢体自轻,意欲凌风翔。金玉章。神欢体自轻,意欲凌风翔。吴中盛文史,群彦今汪洋。方知大藩地,盛文史,群彦今汪洋。方知大藩地,岂曰财赋强。自惭居处崇,未睹斯民康”赋强。”“自惭居处崇,未睹斯民康”是儒家的淑世之情,理会是非遣,性达形迹忘”的淑世之情,“理会是非遣,性达形迹忘”又是道家的静观之道。而末几句呢,是道家的静观之道。而末几句呢,是他对于苏州文化盛景的礼赞,于苏州文化盛景的礼赞,自然也是韦应物大兴苏州文教的意义。大兴苏州文教的意义。

  相比于其他二州,相比于其他二州,韦应物在苏州期间疏朗了许多,游灵岩寺,游重元寺,疏朗了许多,游灵岩寺,游重元寺,苏州诸多佛境又让他了然了许多尘世的幻梦,多佛境又让他了然了许多尘世的幻梦,只是一心勤政而已。吴郡既然如此繁盛,是一心勤政而已。吴郡既然如此繁盛,有“山川表明丽,湖海吞大荒。合沓臻水陆,山川表明丽,湖海吞大荒。合沓臻水陆,骈阗会四方。那么他自然也应济世黎民,骈阗会四方。”那么他自然也应济世黎民,“于兹省氓俗,一用劝农桑。诚知虎符忝,于兹省氓俗,一用劝农桑。诚知虎符忝,但恨归路长。他在苏州减赋税,劝农桑,但恨归路长。”他在苏州减赋税,劝农桑,施仁教,仁教,曾在《赠丘员外二首》中感叹“大藩本赠丘员外二首》多事,日与文章疏。多事,日与文章疏。”又在《赠李判官》中说赠李判官》“政拙劳详省,淹留未得归。虽惭且忻愿,政拙劳详省,淹留未得归。虽惭且忻愿,日夕睹光辉。日夕睹光辉。”

  故而韦苏州的惠民形象早已在诗史上扎根,也在苏州百姓心目中扎根,扎根,也在苏州百姓心目中扎根,即如他在滁州任上那首《寄李儋元锡》,“去年花里逢寄李儋元锡》君别,今日花开又一年。世事茫茫难自料,君别,今日花开又一年。世事茫茫难自料,春愁黯黯独成眠。身多疾病思田里,春愁黯黯独成眠。身多疾病思田里,邑有流亡愧俸钱。闻道欲来相问讯,流亡愧俸钱。闻道欲来相问讯,西楼望月几回圆。几回圆。”宋人黄彻有《巩溪诗话》,评道:巩溪诗话》评道:“韦苏州《赠李儋》云:身多疾病思田里,邑赠李儋》 身多疾病思田里,有流亡愧俸钱。《郡中燕集》有流亡愧俸钱。《郡中燕集》云:自惭居处崇,未睹斯民康。余谓有官君子当切切作未睹斯民康。此语。彼有一意供祖,专事土木,此语。彼有一意供祖,专事土木,而视民如仇者,得无愧此诗乎?仇者,得无愧此诗乎?”

  他在苏州的诸多诗存,他在苏州的诸多诗存,可以让我们感受他的勤政爱民之心,当他因病退官,受他的勤政爱民之心,当他因病退官,寄居永定寺,才让我们晓得这么一个雄州刺史,永定寺,才让我们晓得这么一个雄州刺史,更是清官秉骨,更是清官秉骨,我们可读《寓居永定精舍》:寓居永定精舍》“政拙忻罢守,闲居初理生。家贫何由往,政拙忻罢守,闲居初理生。家贫何由往,梦想在京城。野寺霜露月,农兴羁旅情。梦想在京城。野寺霜露月,农兴羁旅情。聊租二顷田,方课子弟耕。眼暗文字废,聊租二顷田,方课子弟耕。眼暗文字废,身闲道心精。即与人群远,岂谓是非婴。闲道心精。即与人群远,岂谓是非婴。”这般处境,般处境,即是他在《答故人见谕》中同一时答故人见谕》期的自况了,况本濩落人,归无置锥地”期的自况了,“况本濩落人,归无置锥地”,让人读来无尽哀伤。让人读来无尽哀伤。

  后来,白居易也来苏州做刺史了,后来,白居易也来苏州做刺史了,他在《与元九书》中这般评说自己这位前任,“韦与元九书》中这般评说自己这位前任,苏州歌行,才丽之外,颇近兴讽。苏州歌行,才丽之外,颇近兴讽。其五言诗又高雅闲澹,自成一家之体。又高雅闲澹,自成一家之体。今之秉笔者谁能及之?然当苏州在时,人亦未甚爱重,能及之?然当苏州在时,人亦未甚爱重,必待身后,然后人贵之。韦苏州、待身后,然后人贵之。”韦苏州、白居易还有后来的刘禹锡被苏州人奉为“三贤”,建有三贤”三贤堂。三贤堂。

  读韦应物的诗,还是孤苦低沉的多,读韦应物的诗,还是孤苦低沉的多,他在官场上沉浮,在官场上沉浮,可是这种生活并不是他所喜欢的,喜欢的,他只能竭尽全力地去完成自己的职责,效仿陶渊明不得,职责,效仿陶渊明不得,那就只能只身吏隐,然而他这种隐却是甘于贫苦,勤于奉然而他这种隐却是甘于贫苦,献,最后将他的毕生心力全然耗尽,这应当最后将他的毕生心力全然耗尽,也是孔孟思想让他只能肝脑涂地,也是孔孟思想让他只能肝脑涂地,一心为民吧。民吧。

  他也有苦恼的时候,他也有苦恼的时候,这时候就会思念亡妻,寄予家中亲故,此间的真情流露,亡妻,寄予家中亲故,此间的真情流露,也让人心戚戚然。让人心戚戚然。

  韦苏州的悼亡词有十几首之多,韦苏州的悼亡词有十几首之多,贯穿了他人生的很多岁月,只是物是人非,了他人生的很多岁月,只是物是人非,枕边人只剩了酸骨。清人乔忆曾有评价:人只剩了酸骨。清人乔忆曾有评价:“古今悼亡之作,惟韦应物十数篇,澹缓凄楚,悼亡之作,惟韦应物十数篇,澹缓凄楚,真切动人,不必语语沈痛,切动人,不必语语沈痛,而幽忧郁湮之气直灌输其中,诚绝调也。潘安仁气自苍浑,灌输其中,诚绝调也。潘安仁气自苍浑,是汉京余烈,而此题精蕴,实自韦发之。汉京余烈,而此题精蕴,实自韦发之。”

  至情至性之人,每作悼亡,至情至性之人,每作悼亡,都是潸然泪下,《伤逝》一诗,是诗人新丧之时的肝肠寸《伤逝》一诗,断,“染白一为黑,焚木尽成灰。念我室中染白一为黑,焚木尽成灰。人,逝去亦不回。结发二十载,宾敬如始逝去亦不回。结发二十载,来。提携属时屯,契阔忧患灾。柔素亮为提携属时屯,契阔忧患灾。表,礼章夙所该。仕公不及私,百事委令礼章夙所该。仕公不及私,才。一旦入闺门,四屋满尘埃。斯人既已一旦入闺门,四屋满尘埃。矣,触物但伤摧。单居移时节,泣涕抚婴触物但伤摧。单居移时节,孩。知妄谓当遣,临感要难裁。梦想忽如知妄谓当遣,临感要难裁。睹,惊起复徘徊。此心良无已,绕屋生蒿惊起复徘徊。此心良无已,莱。”

  日后在滁州任上嫁女,送杨氏女》日后在滁州任上嫁女,作《送杨氏女》,想起那段丧事,又是哀伤。想起那段丧事,又是哀伤。韦应物的悼亡总有一种为人父母的责任感,总有一种为人父母的责任感,而且常常用子女的视角来怀念妻子。子女的视角来怀念妻子。所以让我们为人子女的读来很不是滋味,仿佛突然有一天,子女的读来很不是滋味,仿佛突然有一天,父亲哭着对你说:孩子,我失去了妻子,父亲哭着对你说:“孩子,我失去了妻子,你也没有了母亲。也没有了母亲。”吴地乡间的哭丧大抵也是如此,我脑子里一直有童年的那种旋律,如此,我脑子里一直有童年的那种旋律,那是我外婆的妹妹喊的:我的亲姊妹唉,是我外婆的妹妹喊的:“我的亲姊妹唉,你怎么舍得抛下孩子自己走唉。怎么舍得抛下孩子自己走唉。”

  世间有情人最是悲苦,世间有情人最是悲苦,我们后人读这些有情诗人的作品,又会将自身带入,些有情诗人的作品,又会将自身带入,只需要一个情景,一个物件,要一个情景,一个物件,就能让人瞬间泪泣,眼泪的背后定然是想起了一段伤心往事。韦应物有《秋夜二首》,时常让我摩挲,秋夜二首》时常让我摩挲,欲罢不能,这种哀伤不留痕迹,欲罢不能,这种哀伤不留痕迹,却贯彻周身。“庭树转萧萧,阴虫还戚戚。独向高斋庭树转萧萧,阴虫还戚戚。眠,夜闻寒雨滴。微风时动牖,残灯尚留夜闻寒雨滴。微风时动牖,壁。惆怅平生怀,偏来委今夕。”“霜露已凄惆怅平生怀,偏来委今夕。凄,星汉复昭回。朔风中夜起,惊鸿千里星汉复昭回。朔风中夜起,来。萧条凉叶下,寂寞清砧哀。岁晏仰空萧条凉叶下,寂寞清砧哀。宇,心事若寒灰。”残灯下有过谁,清砧又是心事若寒灰。残灯下有过谁,何人所用,还用得着人来言说么,何人所用,还用得着人来言说么,此时就是寒灰罢了。寒灰罢了。

  很多人在言说韦应物的时候,很多人在言说韦应物的时候,还会拿来他少年纨绔子弟时的一段经历,来他少年纨绔子弟时的一段经历,见于一首《逢杨开府》,“少事武皇帝,无赖侍恩逢杨开府》 少事武皇帝,私。身作里中横,家藏亡命儿。朝持樗蒲身作里中横,家藏亡命儿。

  局,暮窃东邻姬。司隶不敢捕,立在自王暮窃东邻姬。司隶不敢捕,粹。骗山风雪夜,长扬羽猎时。一字都不骗山风雪夜,长扬羽猎时。识,饮酒肆顽痴。”所以,我们这位有情诗人饮酒肆顽痴。所以,当年还是一位浪荡子,当他醒悟了,当年还是一位浪荡子,当他醒悟了,有了深情,甚至于写诗了,那就永远不可能忘却甚至于写诗了,了,将会用一生的岁月来寄予哀伤和思念。将会用一生的岁月来寄予哀伤和思念。

  “非关秋节至,讵是恩情改。掩嚬人已非关秋节至,讵是恩情改。无,委箧凉空在。何言永不发,暗使销光委箧凉空在。何言永不发,彩。”这是韦苏州的一首《悲执扇》,执扇之悲执扇》人都没了,还留着执扇干吗呢,人都没了,还留着执扇干吗呢,索性将委箧都弃了吧,可是诗人不舍啊,都弃了吧,可是诗人不舍啊,诗人就同那把被遗弃的扇子一样,孤零零的,被遗弃的扇子一样,孤零零的,只剩了凄凉和暗淡。和暗淡。

  近来读韦苏州的诗,我都能浑身发抖,近来读韦苏州的诗,我都能浑身发抖,不知道是何缘故,不知道是何缘故,可能是一个情字上了心头,无法消解吧。所以就一直在索辑着韦无法消解吧。苏州的旷达之作,可是找来找去,苏州的旷达之作,可是找来找去,把玩的还是这些让人掉眼泪的句子。是这些让人掉眼泪的句子。

  不过韦苏州倒是有一首《简卢陟》,这简卢陟》几年在网络上很流传,可怜白雪曲,几年在网络上很流传,“可怜白雪曲,未遇知音人。惶戎旅下,蹉跎淮海滨。知音人。恓惶戎旅下,蹉跎淮海滨。涧树含朝雨,山鸟哢馀春。我有一瓢酒,含朝雨,山鸟哢馀春。我有一瓢酒,可以慰风尘。这首诗是在滁州任上,风尘。”这首诗是在滁州任上,那时的诗人之作,大多与酒有关,寄全椒道士》之作,大多与酒有关,《《寄全椒道士》中也有一句,欲持一瓢酒,远慰风雨夕。所以,一句,“欲持一瓢酒,远慰风雨夕。”所以,伤心人大多都是与酒有关的,心人大多都是与酒有关的,韦苏州在官任上,尽职尽力,那么在山林和酒筹间便是尽尽职尽力,情尽兴了。情尽兴了。

  韦应物在苏州也是喝酒的,韦应物在苏州也是喝酒的,“俯饮一杯酒,仰聆金玉章”。而他最常喝酒吟诗的地仰聆金玉章”方就在苏州斜塘,方就在苏州斜塘,据说当年娄江到吴淞江中间有条吟浦,又有大吟浦和小吟浦之说,中间有条吟浦,又有大吟浦和小吟浦之说,应该就在如今斜塘河周遭,应该就在如今斜塘河周遭,以前有个唐浦村留有一块吟诗碑,村留有一块吟诗碑,如今唐浦村在地图上也不复踪迹了。也不复踪迹了。韦应物就在这一带放舟吟诗,寄情江南山水。清代诗人钱治谦留下寄情江南山水。了一首《吟浦》,诗曰:“燕寝耽诗兴,闲来此吟浦》诗曰:燕寝耽诗兴,放舟。吟声传一浦,人说韦苏州。放舟。吟声传一浦,人说韦苏州。”可以以此为证。此为证。

  如今斜塘河边重建了一条斜塘老街,如今斜塘河边重建了一条斜塘老街,也不是以往老苏州的面貌了,也不是以往老苏州的面貌了,不过可以让后人去追溯当年古人的踪迹。有时候,后人去追溯当年古人的踪迹。有时候,我就在斜塘老街的石桥上看着这条斜塘河,就在斜塘老街的石桥上看着这条斜塘河,从东望去,金鸡湖的那头,从东望去,金鸡湖的那头,东方之门巍峨在天宇,往西望去,那就又汇入吴淞江。天宇,往西望去,那就又汇入吴淞江。那么回到韦应物那个年代呢,回到韦应物那个年代呢,当年应该有一大片沙湖泽国,片沙湖泽国,元人杨维桢曾有过《过沙湖寄顾玉山》诗云:五月落残梅子雨,顾玉山》,诗云:“五月落残梅子雨,沙湖水高三尺强。大风开帆作弓满,高三尺强。大风开帆作弓满,白浪触船如马狂。马狂。”如今也只剩下了一小片的东沙湖遗存。

  斜塘浦上何人吟,斜塘浦上何人吟,当年韦苏州就在此泛舟吟浦,提瓢吟诗,千百年过去了,泛舟吟浦,提瓢吟诗,千百年过去了,我们后人还在斜塘边一遍遍摸索着他的诗存,后人还在斜塘边一遍遍摸索着他的诗存,然后借着他的诗歌,慰藉自己内心的风尘。这些天斜塘周遭晚上的风很冷,我却这些天斜塘周遭晚上的风很冷,想念起了老街上的灯笼,想念起了老街上的灯笼,还记得曾经有人约我过去一起喂鱼呢,那就过几日再去吧,约我过去一起喂鱼呢,那就过几日再去吧,也好与韦苏州一同在浦上喝酒。也好与韦苏州一同在浦上喝酒。


  
 
     扫一扫,更多精彩就在: 吴文化网站--首页吴文化网站        吴文化微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