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文化网站--首页
     
 
墨园:融合苏州园林与欧洲洋楼风情
( 苏州新闻网.2017/10/23 )
[标签] 墨园;古建筑保护

清末民初,随着西风东进,在西方建筑风格的影响下,苏州出现了一些西式住宅建筑。二十世纪三十年代前后,在上海“海派风格”住宅的浸淫下,一些融欧洲特征的海式住宅建筑也在苏州产生。这些被称为“洋房”的住宅,外墙砌以裸露的红砖或青灰砖,美观坚固;大门或石库门,或为罗马式拱券门;内部起居设施先进,已用上自来水,有的还有抽水马桶。楼高多为二层,或假三层。顶层设有晒台或外挑阳台。按规模分,这些近代洋宅既有里弄公寓建筑(无花园,一幢内多户),如承德里;同时,也有花园洋房(称为新村,花园共有,一户一幢小洋楼),如金城新村。然而,除了这两大类,还有一种中西合璧,融苏州园林风情和欧洲洋楼特征于一体的园林别墅。这些别墅占地面积较大,通常单独一户拥有,园主多为国民党高级将领,园内植花栽木、叠山凿池——墨园,就是其中具有代表性的一座近代名人花园别墅。

园主原是顾祝同

墨园园主顾祝同(1891——1987年),字墨三,江苏省涟水县人。国民党陆军一级上将。投身于戎马生涯,顾祝同先后毕业于江苏省陆军小学、武昌陆军第二预备学校、保定陆军军官学校。1924年6月,黄埔军校开学,顾祝同被调任军校战术教官,后任管理部代主任。北伐战争驻防苏州期间,顾祝同建造了一座私家别墅,名墨园。1928年在国民党二届四中全会上,顾祝同被选为中央军委委员,后担任国民革命军第一军军长。抗战时期,顾祝同先后担任国民政府第三战区副司令长官、江苏省政府主席、第二十四集团军总司令等职。

在蒋介石掀起的第二次反共高潮中,顾祝同率领的国民党军队,在安徽泾县伏击新四军,制造了震惊中外的“皖南事变”。如此,给自己的人生添上了不光彩的一笔。解放战争期间,顾祝同先后担任国民政府陆军总司令、国防部参谋总长、兼国防部代部长。1949年新中国成立前夕,顾祝同随蒋介石飞往台湾。1987年1月17日,顾祝同在台湾病故。

中西合璧墨园秀

始建于民国三十年代的墨园,现位于人民路2114号(原679号)的国营五二六厂(苏州阀门厂)内。北伐战争胜利后,国民党钱大钧率领的北伐军一度驻防苏州。钱氏在平门路(现为人民路)上建起一座花园别墅。地址在梅村桥(现为平门桥)南。该宅现已被列为市控制保护建筑,标牌为001号,题名“钱大钧故居”。与钱大钧有私交,同为北伐军将领的顾祝同得知后,羡慕不已,遂起为小妾造园之意。经钱大钧推荐,园址就选在其别墅的斜对面。于是,购得原岑氏宅基地一块,占地11余亩。其北侧,延伸至环城河畔。清代,处决犯人的刑场就设置在这里,俗话有“懊恼已到香花桥”之说。但顾祝同却不信此邪,认为这里南靠北寺塔可镇邪,北依平门可保平安,且与钱氏别墅,以及颜料巨商贝润生的经裕堂构成金三角,不愧为风水宝地。

1931年,顾祝同委托苏州著名的裘松记营造厂(营造厂即建筑工程队,址在大太平巷60号)建造宅园建筑。宅园原来准备称“顾氏别墅”,后来认为太普通,就起名“墨园”。因为顾祝同字“墨三”,园名不但融入园主之名,还彰显了翰墨飘香的文化品位,可谓一举两得。奠基时,喜欢舞文弄墨的顾祝同手书“墨园”两字,由石匠刻制成碑,嵌入宅园围墙。

沿着葡萄藤长廊前行,但见山林之胜,原野之幽。八角形的琴室,用清水砖扁砌,如同一座袖珍宝塔,掩映在绿荫丛中。当年顾祝同的小妾尽管五音不全,却喜欢在此附庸风雅。凭窗而望,蝶飞蜂舞的湖石花坛映入眼帘,沿着通幽小径拾级而上,可至土坡顶上的六角亭小憩。顾氏小妾本是村姑,留恋乡间野趣,那亭子便用带皮的松树原木搭建,俗称“松毛亭”。1978年土丘被铲平时,小亭不存。

园内的主体建筑,是一幢两层楼的欧式洋房。坐北朝南,平瓦坡顶,黑砖扁砌外墙,不饰涂料,坚固美观。楼下为会客室,铺花卉图案地砖。廊柱为圆形罗马柱。柱的顶端饰涡卷花纹,为典型的巴洛克风格。会客室内,悬挂西方油画作品,摆放产自瑞士的落地自鸣钟。沿木梯盘旋而上,可至二楼卧室。临窗设有围栏阳台,通风采光,视野极佳,可扶栏赏景。卧室铺楔口地板,系进口实木。卫生间内,安装了进口的抽水马桶。这种时髦的坐便器,当时苏州市面上还很少出现。物以稀为贵,以致当时市内有身份的人士,都以托人介绍能亲眼见到“白马桶”为荣。

为了解决用水问题,住宅后面还开凿自流井(俗称洋井)一眼,并建造了一座配套的混凝土结构水塔。水泵将深井水抽到水塔储水池内,通过管道流向多个水笼头。这种功能齐全的自流井,如同一座小型家庭水厂,当时市面上也很少见。凿井由专业的施工单位承担,名清泉自流井公司。住宅旁专设仿西式浴房一间,地面铺砌由美国进口的小方块马赛克,并安装了全套产自美国的莲蓬头等淋浴设备。

住宅区后面,便是“墨园”的花园。花园格局为传统的苏式庭园。该园由苏州著名的朱顺记营造厂(址在旧学前书院弄)营造。花园以荷花池为中心。临水而筑的敞厅,古色古香,被誉为“荷花四面厅”。厅前倚栏,可赏水池内摆尾金鳞。花岗石板铺砌的曲桥中间,有一座湖心亭。亭内设置美人靠,可倚栏赏景。近观,一泓碧波,垂柳依依;远眺,湖石假山嶙峋,曲径蜿蜒于花木。池岸不远处,还有一株珍贵的龙柏。老树盘根错节,葱郁苍翠,成为庭院的点睛之作。该龙柏树龄已达三百年,传为当年建园时移植。令人遗憾的是:四周围以嶙峋湖石的荷花池,于文革中因战备建造防空洞,被填埋后建起一座平房,湖石全部埋入地下,令人扼腕叹息。这些原汁原味的生态湖石,为太湖沿岸所产的“水石”,十分珍贵。苏州古典园林的特色,从墨园的庭园中可见一斑。

墨园全部建筑落成后,以钱大钧为首的国民党军政要员、地方各界名流纷纷前来祝贺,吟诗酬唱。一时,“墨园”名声鹊起,超过了钱氏别墅。但墨园建成不久,顾祝同就因军务需要离开苏州。墨园曾经一度空关。

自立农场养奶牛

抗战期间,日本军队曾经占据墨园。园内部分园景被敌伪所毁。抗战胜利后,墨园归顾祝同部下佘仲良所有。佘仲良长期在顾祝同手下任职。1929年至1946年,历任团部、旅部、师部、军部的军需官,江苏省财政厅科长、南昌行辕军需局长、国民政府第三战区兵站总监等职务。抗战胜利后,国民政府派出“接收大员”,将敌伪财产没收归为国有。佘仲良利用职权营私舞弊,将日寇在杭州军需农场的部分财产占为己有。其中,不但有钢筋、木材、水泥等建筑材料,还有饲养的奶牛、黄牛、羚羊,使用的农具,以及小麦、黄豆、麸皮等饲料。这些东西以“军用物资”的名义,从杭州通过火车运抵苏州,在墨园内大兴土木,建造自立农场。农场由钱大钧胞兄钱仲尧负责监工。佘氏先后在园内建造洋房、牛舍、办公室、职工宿舍等建筑。

自立农场由佘仲良之子佘守廉负责经营。佘守廉毕业于南京金陵大学农科,毕业后即从事畜牧业。他在农场内搭建牛棚,饲养二十余头奶牛。此外,还饲养部分肉用黄牛。奶牛是从荷兰引进的优良品种。所产的牛奶,供应苏州城里的有钱人享受。此时的墨园,已是宅第园林和家庭农场相结合的产物。可惜,《苏州市志》对此没有记载。笔者认为:苏州历史上的第一座奶牛场,当属佘仲良在墨园所建的自立农场。在苏州地方志的畜牧业发展史上,应当挖掘有关资料,补充自立农场的奶业史。

控保建筑升文保

解放初,包括自立农场在内的墨园,由苏州人民法院判决,作为敌产收归国有,改为国营苏州地方农场。对此,佘仲良的后人向江苏省人民法院提出申诉,要求政府归还墨园。江苏省人民法院经过调查核实,驳回原告的上述。

1952年,国营苏州地方农场撤销。其场所划归苏州铁工厂(国营五二六厂的前身)使用。后来,国营五二六厂成为中国核工业部的部属厂。改革开放以来,工厂高度重视绿化,主干道两侧绿树成荫。厂区内,因地制宜建起多座小园。园内栽花植树、疏池理水、叠石掇山,园林要素一应俱全。墨园内搭建花棚,摆放各类花木盆景。厂里的后勤处,专门设立了绿化组,负责厂区的树木种植、修剪等绿化工作。厂工会成立的“神剑文艺学会”,有一个盆景分会。每次举办活动,盆景分会的员工,就将自家的盆景带到厂里展览。该厂是苏州市环境优美的“园林工厂”,屡次被市有关部门评为“苏州市绿化先进单位”。市里的兄弟单位,也常常派人前来取经。一些联系业务的外国公司人员,以为来到了又一座苏州园林。

如今,当年佘仲良建造的欧式小洋楼,依然完好。木楼梯扶手精细秀雅,每层楼梯的外沿,均包有铜皮保护。办公室三间,铺广漆地板,朝南设阳台,宽栏放置各类盆景。此楼现为办公楼,由厂工会、厂团委、厂纪委使用。办公楼后面为一片浓荫蔽天的小花园。紫玉兰、白玉兰等挂牌保护的古树,郁郁葱葱。开花时节,各种花朵争奇斗艳,清香扑鼻。令人欣慰的是,园内那幢主体建筑、中西合璧的欧式洋楼现在还保存完好,成为接待核工业总公司领导的会客楼。

2004年,由市文物局、姑苏晚报等单位联手,推出“联丰杯迎世遗会·古城寻宝大行动”。活动将具有一定历史和文化价值的民国近代建筑列入寻宝对象。对此,广大市民踊跃参与寻宝,笔者推荐了墨园。寻宝活动结束后,经市文物局推荐,并且报市政府批准,2004年7月5日,《姑苏晚报》公布了被列入苏州市第三批控制保护建筑的48处建筑名录。其中,墨园”跻身其间(另有盘门路的“顾祝同旧居,也被列入控保建筑)。2014年5月12日,市文广新局在其官方网站上公布了“苏州市第七批文物保护单位建议名单”,墨园榜上有名。


[阅读]:原文
  
 
     扫一扫,更多精彩就在: 吴文化网站--首页吴文化网站        吴文化微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