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文化网站--首页
     
 
水乡船忆
庞立群( 姑苏晚报.2017/9/25 )
[标签] 江南水乡;文化
  这个时代,讲究瘦身,我习惯于闲暇时在运河边的步道上随意走走。
  健步时,我总是乐于远眺行驶于运河中的三三两两的货船。有次,一艘挂着“淮安号”的货船让我驻目许久。其时正是夕阳西下的傍晚时光,那艘货船应是在南方卸了货,一路往北行进。目光所及,不见人影,但我依然能感受到船体的轻盈以及船老大归心似箭的心情。货船行进在运河之中,货船尾部生活区域的烟囱冒着炊烟,两岸绿植葱郁,高楼隐现,有古意,也有新韵。
  江南水乡,河网密布,曾经船来船往。好多年前,我还是个少年。夏末初秋,祖母在西塘的远房侄女便会坐着客船,带着装满红菱、嫩藕的竹篮进城来看望祖母,并在老屋里盘桓数日。年复一年,就是这条水路维系着那份已是渐行渐远的亲情。那时,我住在老屋的西厢房,祖母与她侄女睡在东厢房。年迈的祖母有些耳背了,许多个清晨,我是在他们卧床的大声唠叨中醒来。岁月更迭,我已到了早睡早起的年纪,少时往事时常忆起,祖母的晨聊内容自是无从记起,但记忆深处依然船影隐约,水声哗然。在我还是个幼儿时,母亲下放在农村做代课教师。农村里找不到合适的人看护,母亲上课时只得把我安置在教室中的水泥课桌上。有那么一回,我在梦呓中醒来,已是在水乡的一条机帆船上了。那天,母亲所在学校组织部分师生前往嘉兴南湖游玩。许多年后,我翻看案头泛黄的相片。那张母亲抱着我在烟雨楼畔的合影,总是提醒我:原来,还只是个幼儿,我便去过南湖了,而且是坐着那个年代江南水乡最普通不过的水泥船去的。
  隔着数十年的光阴,我时常怀念那些搁浅于岁月深处的水乡船影,实则也是对往昔岁月的深情回眸与眷恋。
  20多年前,京杭运河上还有苏州至杭州的客轮,夕发朝至,好像生意还挺红火。毕业的那个夏天,我与阿顾、老包、阿健4人相约搭坐客轮前往浙大看望同学。出了苏州城,天色渐暗,彼时的京杭运河两侧,尚未开发,一路黑灯瞎火,并无多少景致可观。于是我们便折返船舱,交些饭钱与船员搭伙吃饭,听船员神侃夜航船上的种种旧闻趣事。直至夜凉如水的后半夜,我们方才蜷身窄小的床铺,昏然睡去。一觉醒来,东方既白,客轮已抵达杭州的武林门码头。
  “快”字当头的年代,苏杭间的客轮早已停航,曾经车马喧嚣的码头已是寂静多年,当年同游的小伙伴也已散落各地。不知他们是否与我一样,时常忆起水乡的这段夜航经历?
 

  
 
     扫一扫,更多精彩就在: 吴文化网站--首页吴文化网站        吴文化微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