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文化网站--首页
     
 
悠悠故乡水
杨逢春( 苏州日报.2017/9/17 )
  我见过很多的水,令我心旷神怡、可亲可爱的是江南水乡的悠悠故乡水。尤其在夏日午后,我坐依在临门的竹椅上打瞌睡,看着聚宝桥下静静流淌的河水,金光闪烁,悠悠远逝,加上屋檐下习习的凉风,一两声雀叫,渐渐地把我送入了甜蜜的梦乡。
  我见过晋陕交界处龙门的黄河水,未到龙门几十里外,就能听到轰隆作响的河水声,站在架通晋陕两省的龙门桥上,黄河穿越两山峭壁峡谷,奔腾而出,真如古人所说,“咆哮万里触龙门”,令人惊心动魄。我见过安徽铜陵的长江水,水面开阔,接连天际。一群江豚拥拥挤挤,在我登乘的疾驰江轮不远处出没上下而过,水势浩浩荡荡,茫茫苍苍,令人叹为观止。我见过河北北戴河的海水,在暴风雨来临时,拔地而起的水柱,直冲云天,怒号的风,乌黑的云,漆黑的水,连整个天空都是黑沉沉的,豆大的雨点倾盆而下,令人惊恐、惊奇。我也见过浙江海宁的潮水,浪头自天边一线滚滚而来,银光闪闪,潮声隆隆。由远而近,银光越闪越亮,潮声越响越大,奔腾到我们的观台前,潮水汹涌澎湃,拍岸而上,有雷鸣轰响、排山倒海之势,令人惊惧呼号、笑傲喜狂……这些水都具有它们独特的风采,气势宏阔,惊险奇危,但是,同我们的日常生活相距较远,只可欣赏,只可赞美。它们可不像我故乡的水,和我们朝夕相处,渗透在衣食住行的日常生活中,人水相得,其乐融融。
  家乡的水同我们乡人亲密极了。人们的住房居屋多临河而建,后房是临河水阁,水阁下有河桥,不用出门,拾级而下,即可洗菜淘米,拎水做饭。妇女们蹲在河桥上,还会隔河一面洗涮一面说笑聊天,笑声时时在河面上荡漾。在河桥上还可以向过往的商贩小舟买鱼、买菜、买菱角。天天的衣食住行,天天的水,谁也离不开谁,人离开水不能存活,水离开了人不能见用,真是“人歌人哭水声中”,构成了一道独特的水乡风景,这就是:“君到姑苏见,人家尽枕河。”
  家乡的水美极了。白居易的《忆江南》夸赞道:“江南好,风景旧曾谙。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能不忆江南!”湛蓝湛蓝的水,碧绿碧绿的水,素净清洁的水,雍雍恬淡的水,悠悠流淌的水,谁见了它,能不永远地记住它?一到春天,一汪春水盈盈东流,带去了一冬窝居的烦恼。它化作春雨,“润物细无声”,绵绵密密,催开了桃花、杏花,催绿了柳条、小草,倍添了人间无限春色。此时此刻,男男女女都要在和煦的春风中郊游踏青,到春水畔修禊祓灾,观赏桃红柳绿的美景,像五代词人韦庄《思帝乡》所写的:“春日游,杏花吹满头,陌上谁家年少,足风流……”尤其是青春少妇更要打扮一番,所谓“春日凝妆上翠楼”“金钗影摇春燕斜”。进入夏天,如《水浒传》白胜所唱:“赤日炎炎似火烧,稻田禾苗半枯焦”,急盼河水以解禾苗之渴。此时此刻,人们又会看到一道水乡独有的风景。远近河岸两边,都搭起一座座水车:有高耸的水风车,随风而转,发出啪啪啪的车水声;有草帘棚下的水牛车,水牛慢悠悠地转,水车一声声柔声细气“吱溜吱溜”地叫,河浜水也随车龙哗哗地向稻田里流。此外,还有手牵的牵水车、脚踩的踏水车。车啊车啊,大家不辞辛苦都来车水,期望车出秋后稻谷黄金堆。此情此景,只有江南水乡才能见到,黄土高原上是绝对看不到的。秋天是丰收的季节,满湖的菱角、满荡的藕,满江的鲫鱼、满河的虾,大闸蟹、肥鳜鱼,丰盛的水产,清澈的水,都在娓娓诉说:这里就是富饶的鱼米之乡呀!冬天河水浅了许多,它们大都跑向了空中,化为晶莹的六角雪花,飘飘洒洒,使整个大地披上了银装。纯洁的河水,成了纯洁的雪花,造就了纯洁的世界,真是“天地一冰壶”“满乾坤无处不琼瑶”。美啊!多姿多彩的故乡,多姿多彩的故乡水。
  水又是高尚品格的象征。《老子》第八章说“上善若水”,德高望重的人有水一样的高尚品格。如水的高尚品格是:一方面严于律己,要有七德,“居善地,心善渊,与善仁,言善信,政善治,事善能,动善时”,不追求个人生活享受,却要求为人处事尽可能地完美;一方面又宽以待人,“善利万物而不争”,居众人之恶而不辞,尽心尽意地为民谋利益、为国谋发展,更多的是考虑给予、付出,不计较个人的荣辱得失。悠悠的故乡水,您过去养育出了一代又一代的英才。例如北宋名臣范仲淹,自小生长在水乡,受到水德的陶冶,立志不做良臣必做良医。他卫国守边疆,爱民搞改革,为族建义庄,治家倡勤俭。他的名言“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也正是水的这种“律己严、待人宽”的高尚品德的直接演绎。悠悠的故乡水,您今天又在默默地滋养一代新人,像一位慈祥的母亲。
  可亲啊,可爱啊,可敬啊,悠悠的故乡水。我要鞠躬礼赞您,悠悠的故乡水。

  
 
     扫一扫,更多精彩就在: 吴文化网站--首页吴文化网站        吴文化微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