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文化网站--首页
     
 
老桂禅师
汪立荣( 吴文化网站.2017/9/10 )
[标签] 苏州中学;校友;道山亭;府学;教师;老师

        老桂是我初中三年的班主任、数学老师。按理应该叫他桂老师的,但原来大家都称他为老桂,叫顺了,也就不改口了。老桂的大名是桂法祖,很响亮的名字。据考证,姓桂的还是大有来头的,桂姓出自姬姓,是周王胄的后裔。据《桂氏家乘序》的记载,周王的后裔姬季桢曾经任过秦国的博士。秦始皇焚书坑儒的时候,姬季桢被杀害了。姬季桢的弟弟季桂为了逃避株连的命运,就按自己的名字的读音将姬季桢的四个儿子更改姓名。老大叫桂奕,居住在幽州守坟墓;老二叫昋突,迁居济南朱虚;老三叫炅奖,居住于齐国历山;老四叫炔奘,移居河南阳城。于是有了桂、昋、炅、炔四个同音的姓。桂姓就是老大桂奕的后代。这么说来,老桂也是名门之后啊。

        老桂户口本上填的籍贯地我没有问过,但从他的口音判断,应该在淮河流域。老桂的口音很有特点,他总是把ang 发成an,比如,“杠棒”到了他嘴里,就成了“gan ban”。他的“昨天”是“zao 天”。他还会给词语加些修饰性前缀,比如他说别人“ge糟糕”、“ge不要脸”,不知道是不是像日语一样,名词前面加个お表示尊重。听多了,也就习惯了,交流是没有问题的。

        再次见到他,是在上个周日李公堤老东吴饭店的老桂70寿宴上。依然还是那个口音,人也没怎么见老。他说为了来赴宴,专门沐浴更衣,还修了指甲,所以显得很整洁很精神,斯斯文文的。这样就有点出乎我的意料了。印象中的老桂总是穿着灰或青的中山装,满身的粉笔灰。老桂到课堂,标志性动作是一手托住腮帮,小指伸在嘴角边。起先他很平静地说zao天我们学了什么什么,然后越说越激动,讲到高潮处只见吐沫子纷飞,粉笔灰漫舞。老桂能徒手画很圆的圆。老桂用手掌擦黑板,然后用衣服下摆擦手。老桂喜欢捡地上的粉笔头写字。老桂把希腊字母λ叫做“那么大”。老桂要求我们参加歌咏比赛时穿“碧绿碧绿的蓝裤子”。老桂看谁做操时排队不好就顺手一记头皮。老桂总是信手拈来,文武双全。老桂无所不能。

        在老东吴,老桂一眼就认出了我,居然还记得我的名字。后来我们总结了一下,两类人他能记住,一是那时候数学特别好的,一是那时候他认为特别调皮捣蛋的。显然,我属于后者。不过那天老桂却表扬了我,说我“进步很大”,给足了我面子。他教我们的时候,可不是这样的。他会用这种尖锐的词语刺激我们的神经,用各种批判性语言让我们无地自容。老桂的理论是对初中生要“管中教”,对高中生可以“教中管”。所以,他教我三年,与其说是教三年课,不如说是教育了三年,教训了三年。在他的教导下,我变得无比坚强,心理素质超好,性格中多了许多坚忍不拔。

        原来我对老桂这些教育方法颇有微词,但后来有些事情使我改变了看法。有一天我在红楼楼上看到老桂和他儿子桂斌从楼下走过。桂斌低着头疾走,老桂推着自行车边走边说,看来是在训儿子。桂斌越走越疾,老桂越说越急,快到操场头,只见老桂一脚踹去,再将自行车向儿子砸去。亲身儿子都这样,对我们算是客气的了。老桂是个急性子。性格使然,没得改了。尽管方法粗暴了一点,但出发点都是要我们好。

        饭桌上有同学还说起某某同学生病缺课了,老桂会上门去补课。老桂去补课,不但全免费,还会带几条排骨过去给学生滋补身体。对于前一类同学,老桂也有许多温情。

        有时候,老桂也会带我们玩。某个春暖花开的周末,老桂组织我们去郊游。先坐6路车到西津桥终点站,然后徒步去爬狮子山、何山。何上顶山有干涸的水库,名为“胜天池”,一看就是大跃进的产物。我们就在水库边埋锅造饭,野炊。反正那时也没有森林防火的概念。每个小组分头做的菜还要进行评比,我们组的榨菜蛋汤得了“最鲜美味大师”的称号。这个称号,按照桂氏读音规则,应该是“zei xuan 美味大师”。老桂还曾给我们排练名为“丛林追捕”的游戏,(同理,丛读cen,追读zei)去参加市里的什么比赛,居然得了第二名。

        八十年代的苏州中学,有个“沧浪文学社”,都是些自以为是的文学爱好者。有位女社员,有感于老桂的亲切和敬业,写了篇文章《老桂你好》,贴在了科学楼前的橱窗里。老桂看了没有,不知道,但徐校长看到了,觉得把尊敬的桂老师称为老桂,有违师道尊严,勒令把文章撤了下来。其实,把这样的老师称为老桂,不但不是不敬,反而更合逻辑。因为老桂当老师,从不按常理出牌,兴致所致,都是招式。有点像《指月录》里的大和尚,为了引导弟子开悟,棒喝、骂娘、沉默、不吃饭、装深沉、砸佛像,什么办法都可以。善良的心、急躁的性格、率性的个性,以及对学生负责任的态度,组成了一个学生问候“你好”的老桂。

        几个没能参加寿宴的同学送了个大大的蛋糕。蛋糕上的2支蜡烛分别做成7、0的字样。吹蜡烛的时候,有同学说吹了蜡烛就是70后了。70后,呵呵,多么风华正茂的年龄啊。

        70后的老桂淡定了许多。他几次掏出他的高龄优待卡现给我们看,感受社会对他的回报和关爱。他还爬山,坐免费的公交车,帮子女料理家务。我怎么看他都像个禅师。

2010-12-9 上海,汪立荣(1981-84年在苏州中学初中三班)


  
 
     扫一扫,更多精彩就在: 吴文化网站--首页吴文化网站        吴文化微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