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文化网站--首页
     
 
听苏州小巷的爱情故事
( 苏州情调.2014/4/21 )
[标签] 苏式生活;市井生活;沈从文;赛金花;唐伯虎;沈复;唐纳;金贵升
 
    姑苏城里小巷深深,发生过许多动人的爱情故事。这些故事,或传奇,或悲哀,或浪漫,或平淡,各自成全了不平凡。有的在此相爱,有的在此走散,有的一往情深,有的从此忘记了幸福的模样……也正是这些多情的故事,流转了风景,温柔了时光。
  
    唯愿你能有一人温柔待之,其次温柔相待。
 
    沈从文到苏州来找张兆和,他立在九如巷的石库门边上,木讷羞涩,不知所措。
  
    推想那时候张兆和应该已经不像当初那会儿“顽固地不喜欢他”吧!沈大才子着实憨厚可爱,遇见学生张兆和就不可救药地爱上了,然后锲而不舍地写了好几年情书,还被兆和告发到校长胡适那里去,这都没影响到他。
  
 
    这次来访意中人,刚好她不在。沈就把自己的住址告诉了兆和的二姐,沮丧地回去了。等兆和回了家,二姐就吩咐她去回访沈先生,还要请他到家里来做客。
 
    这次回访很重要,后来的几十年里,沈先生都当二姐是大媒人呢!
  
    次年,沈先生就写信请二姐帮着提亲。家人当然同意。二姐就到阊门给他发了个双关的电报,一个字:允。兆和怕沈先生不明白,悄悄地又去发了一个:“乡下人喝杯甜酒吧兆”。
 
  
 
    传说,干将为吴王铸剑,怎么也炼不出。如果按期不能交付,就是死罪。妻子莫邪自然懂得,于是纵身跳入铸铁炉,以血肉之身成就一雄一雌传世名剑,起名干将莫邪。干将向吴王呈交了干将剑,私藏了莫邪剑,后又被吴王发现,将其杀害。故事的最后不是天人永隔的悲情,而是双双化龙的圆满。
  
    当然,这只是传说。而且跟所有口口相传的故事一样,存在着好多版本。我们挑了一个最被熟知也最愿意相信的。这是私心。
  
    现世的人也更喜爱圆满。所以2003年,苏州在干将路的南北线上规整出一个莫邪路。从此,干将莫邪朝夕相伴,共享一轮明月。
  
 
 
  
    从胡厢使巷东首的仓街向西,行不足百米,就是唐纳故居。
 
    苏州人从来不这么称呼唐纳故居或者叫唐宅,而是叫马家墙门里的马家少爷。
 
  
 
    唐纳,其实并不姓唐,大名骥(季)良,1914年出生在胡厢使巷的“马家墙门”内。这位20世纪早期的苏州才子,因三十年代在上海报界撰写影剧评论而蜚声文坛。今天我们知道的更多的,是他与当年中国政坛上生杀予夺的“红都女皇”一段生死恋情。可能唐纳自己也没有想到,那个叫蓝苹的青岛女子,会如此强烈的影响他的一生,遮盖了他一生其它有光彩的部分,以至于后来他只能去国离乡,客死异域。
  
    走在胡厢使巷里,我一直想探究江青当年在这里曾经居住过的岁月。在被亿万国人唾骂的囚禁日子里,她是否在梦里又回到自己的青春韶华,回到那个叫蓝萍的时代?在这所苏州老宅里,她留下多少欢笑与记忆?
 
  
 
 
    赛金花有过很多名字。
 
    初名赵灵飞,贵族人家的千金小姐。家道中落后,13岁的她成了陪客调笑而不陪宿的青倌人。那时,她叫傅彩云,是红遍苏州的花船姑娘。状元洪钧对她一见倾心,传说也是因为她眉眼之间像极了他曾经的恋人。后来她嫁给了他,来到了悬桥巷,拥有了一个新名字:洪梦鸾。
 
    洪梦鸾的三年是她最好的三年,随夫出使欧洲,风光无限。谁曾想一年后洪钧命陨,这是悲剧的开始,也是另一个传奇的开篇。
 
    从此起,赛金花成了赛金花。她靠自己,在乱世里维系。从上海到天津再到北京,这一路,与艰难世事对抗,也为家国之振兴落泪效力。
 
    如此,她在命运的棋盘上走得横冲直撞。
    说不清为什么,我还是钟爱这个名字——赵灵飞。
 
 
  
 
    在我看来,世间最美好的爱情模板就是两小无猜,因它暗藏着一个时间的祝福锦囊。打开来,可以看到很多花。
  
    沈三白和芸娘就是这样美好的开始——青梅竹马,亲上加亲。三白姓沈,名复,跟芸娘原来是姨表之亲,芸娘姓陈,名淑珍,与三白同年,大十个月,三白称呼芸娘“淑姊”。沈公子十三岁的时候跟母亲回娘家,两人就相爱了。他是个爽直不羁的人,婚后跟芸娘日游山水,夜品花月,吟诗论古,还把月下老人的画像挂在房里,到了正月十五,夫妻俩就焚香拜祷,祈祷生生世世,永为夫妇,真正模范夫妻啊!
  
    可是好景不常,芸娘跟姑姑的婆媳关系瓦解,沈公子被赶出了家门,全家陷入绝境,芸娘生病了也没法看,儿女也不能抚养,最终以悲剧收场。
  
    所谓的完美爱情,从两小无猜到白头偕老,大概还是绕不过磨难。
 
  
 
 
    1499年,唐伯虎赴京赶考,夫人何氏在长亭为他饯行,前去送别的还有好友祝枝山。祝枝山潇洒倜傥,被贬官之后看破红尘,沉醉于诗文和书画自乐。这天他还带去钦慕唐伯虎大名的沈九娘和徐素两位花中魁首。祝枝山让徐素弹琵琶、沈九娘唱吴歌,为解元公一壮行色。这是唐伯虎第一次见到沈九娘,惊叹青楼之中竟有如此美丽而又有才华的女子。
 
 
    那是他们生命里的第一次相遇。
 
    后来,唐伯虎因“科场舞弊案”锒铛入狱,何氏毫无犹豫地跟他划清了界限。亲友劝唐伯虎再娶妻室,他心中唯有沈九娘。他去看望九娘,九娘手持一把团扇,在上面题诗:“秋来执扇合收藏,何事佳人重感伤?请把世情详细看,大都谁不逐炎凉。”彼此心意明了。
 
    从此,有情人成眷属。他们移居桃花庵,唐伯虎写下了那首著名的《桃花庵歌》。 
  
    小新桥巷东端是著名的耦园。这个美丽的园子里,藏着一段美丽的故事:清末时的园主夫妻有归隐之愿,相约“何当偕隐凉山麓,握月担风好耦耕”,于是便在此三面是水的苏州东郊筑起这样漂亮的私家花园,相偕相伴、同耕同读。或许是因为曾经住过一对佳眷,整个园子有一种先前未散去的温馨和甜蜜,男女主人的情感,如影影的雨、薄凉如丝的风、香尘细细的黄昏,在园子里留下了爱的痕迹。
 
    听着多么桃源啊!
 
    对于爱情而言,最好的保鲜方式就是让它不必面对那么多风雨。(当然,也有完全反证的例子)如果可以跟相爱的人隐居在闹市,那是多少情侣
 
    我们千辛万苦,其实只是希望留存点儿不变的东西,留到以后坐着摇椅慢慢聊。
    这一点不变的东西,我们希望是爱情。 
 
  
 
    这个故事足以拍成电视剧。
 
    故事是这样的:南浩富豪金贵升,夫妻关系不睦,金贵升私恋尼姑王智贞,以扇坠玉蜻蜓为信物相赠,并留宿庵中,不思归家,致智贞怀孕;谁知金贵升感染风寒,病死庵中。王智贞生一遗腹子,为徐家收养,改名徐元宰。后徐元宰中试。端午节,金大娘观看龙舟竞渡,偶见朱小溪之妹朱三姐扇子上系有玉蜻蜓,经查询,得血书。徐元宰得知自己生母为法华庵尼姑智贞,到庵堂认母。金大娘得知徐元宰系金氏之后,迫其复姓归宗,金、徐两家厅堂夺子,最后以徐元宰兼祧金、徐两家香火,风波平息。
 
    孽缘占爱情故事的很大一部分,由此延续到下一代恩怨的也是数不胜数。原本就是没有对错的一个世界,评判的标准只有认真不认真吧!

  
 
     扫一扫,更多精彩就在: 吴文化网站--首页吴文化网站        吴文化微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