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文化网站--首页
     
 
乘风凉
王梦沂( 王梦沂的博客.2016/7/16 )
[标签] 时节;时令;节气;二十四节气;苏式生活;民俗;民生;市井;民居;避暑
 
    从前的苏州小街深巷,纵横斜曲,如入迷魂阵。每届盛夏,溽暑蒸腾,全都笼罩在昏赤的炎雾中,傍晚日光西下,热风阵阵,盘居在屋里的人都象“蟛蜞出洞”一样株守在自家门前,屋里高温如火炉烤葙,登子烫得坐不住,插着的蜡烛融弯而折倒,人们不约而同地呼唤“热煞哉热煞哉”,于是乎藤椅,竹榻,竹登,小登子摆得各自门口难于通行,路人却又川流不息,这种腔调苏州人称“乘风凉”,北方话叫“纳凉”,也是一天最“乐惠”的时候。乘风凉的芸芸众人忙不迭休,时而冷粥凉菜,咪上几口元大昌黄酒,消暑祛疫,顺便弄一小碟油汆黄豆,环顾悠然。时而西瓜,时而绿豆汤,这类活宝的现状生活当时也算小小康,暗中亦有一些比富炫阔,始终在比下有余中忘了比上不足者。真有钱的从来不出来乘风凉的,为什么?至少家里有大天井,而且房子高大,再大点的还有内院,真富真阔的早就上庐山莫干山避暑去了。纳凉女人二块大手帕前后相拼,拼成一件乘凉的专用遮体拼接衫,即省钱,又凉爽,男人们大都光着上身,下系水灰直罗短裤,难得看见穿上一百二十支麻纱的细洁汗衫者,满满一巷的男女老少喧扰不堪,说笑的,谈家常的,讲鬼故事的,小儿逗闹的,谈恋爱的,还有横倒躺平数星星,猜星座的。天色渐渐暗落,黄种人的皮肤这时愈发显得黄,瘦的,肥的,再瘦的,再肥的。都忘了热的棋牌们裎裸在路灯下打牌,下棋。从前苏州的夏天乘凉时还有“小日昏”看,所谓“小热昏”就象现在赵本山演的说唱,南腔北调,引人开心。实际上是唱完,随即卖梨膏糖为生的,男女搭配借乘凉人多之时不仿赚几个小铜钿,这种独特的说唱演表深受苏州市民的厚爱,滑稽,逗乐。记得有句台词是这样的:回潮天铜鼓皮松弛,喇叭破损流风,鼓声“穷,穷,穷”,喇叭是:答,答,滴,二声合一为“穷得了答答滴”。引起观众哄场大笑。“小热昏”在夏天乘凉时的一段演出也给市民带来一阵忘热的欢乐,同时卖掉不少梨膏糖。已经入夜,月下横七竖八躺满了人,蒲扇驱蚊的劈啪声,呼噜声,杨树上的知了声,声声把人送进了梦乡,醒来,夜深露重,还是不进屋,热呀,有的进去了又逃出来,快点困吧,明天还要上班。从前的夏令三伏,半数市民是这样睡在路上的,路灯黄黄的光照着黄黄的肉,直到天明,又是一个不饶人的大热日子。
    俗话说:心定自然凉。从前就凭一把蒲扇,一口井,一盆水,一块毛巾,炎热的夏天照样过得有滋有味,大家知足地一夏接一夏,哪怕吃上一二顿老卜干过饭也是喜出望外,嘴里还哼着小调,这种自然的知足近乎于不是星级胜似星级的春风得意。我们这代身经“五朝”都与“五朝”俱进的人,想起从前的夏日生活都有一种同感的情结。在没有各类现代化家电设备的情况下,现实生活中的道具又陋之又陋,怎么就如此坦然?快乐呢?一切在宁静中取凉,又一切在平淡中生乐,尽在安宁平和的良好心态,生活是什么呢?生活是这样的,“知足者长乐”。光阴如梦,昨日如风,愿大家在夏日的季节里多多保重,祝大家身体健康!再会,再会吧。

丰子恺乘风凉


[阅读]:原文
  
 
     扫一扫,更多精彩就在: 吴文化网站--首页吴文化网站        吴文化微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