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文化网站--首页
     
 
当苏工名匠遇上当代绘画
姚永强( 苏州日报.2017/02/11 )
[提要] 如何推动苏工的传承和创新,进一步寻求建立传统与当代的连接?从艺术语言等方面找到与当代生活的血脉联系成为一种切实可行的途径——
[标签] 苏州;苏工;苏作;工匠;缂丝

  苏州素以“苏工”“苏作”闻名。从缂丝、苏绣、苏扇、宋锦到苏裱,从玉雕、砖雕、核雕到明式家具,苏工在技法上源远流长,传承深厚。如今,以苏绣、玉雕等为代表的苏工在全国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因其不仅继承了苏州传统的工艺技术,同时与时俱进,在利用产业资源和设计手法上不断创新,使苏工、苏作不断发展壮大。
  苏州手工艺名家辈出,但部分工艺美术师的绘画与创作能力亟待提高,在当下寻找创新的方法论,与当代画家的联姻不失为一条捷径。苏州工艺美术博物馆馆长马建庭表示,将当代绘画语境融入传统手工艺术,重拾传统手工艺的特质与能量,使之重新唤起人们坚定、执着、精益求精的工匠精神。有相当一部分工艺美术师正寻求着与苏州画家合作,他们之间的碰撞将赋予缂丝、核雕、旗袍等传统工艺一个当代语境,为苏工注入活力。

  以水墨入面料缂丝工艺师的二次创作

  缂丝是一种古老的手工丝织技艺,祯彩堂负责人陈文表示:“它是一个创作的载体,可以借助制作的主题千变万化,从而织造有思想、有时代的痕迹。缂丝是纤维艺术,是匠人们朴实坚韧生活态度的最好体现。”
  在陈文看来,缂丝并不是高高在上的朝圣之物,要改变这种看法,将艺术生活化或者将日常生活审美化是一个重要的尝试。缂丝能够刻画内容的功用决定了每一件缂丝作品的唯一性以及创作的多元性。对于缂丝的推广,需要把握“高大上”与“接地气”之间的度。
  生在苏州,生而就被浓郁的文人气氛包围。陈文更愿意以“日常之美”以及“文化之韵”给缂丝设定新的发展方向。于是,她找到了著名画家夏回寻求合作。在多方探讨之下,经过一年时间的修改调整,夏回水墨花鸟画系列缂丝作品陆续问世,钱包、手包、手袋、茶席、屏风、服饰、团扇……完美呈现了缂丝的精湛工艺与水墨画的空灵静谧,充满了美感与文人追求。著名设计师张海华称,从一幅水墨写意画到一件巧夺天工的缂丝用品,呈现出来的文化底蕴和营造出来的氛围,使人格外惬意。
  夏回表示,这样的表现方式对于原作者来说是一种惊喜。“陈文很好地找到了工艺与艺术家的结合点,用她传统技艺的修养与独特的工艺语言进行二次创作,从而使我的水墨作品为她所用。其作品透露出的是对时代、对艺术的关心,可以说她搭上了时代的脉搏。”

  由平面入立体核雕艺术家的禅意表达

  在核雕界也有人悄然进行着与缂丝一样的事情。舟山村,相传为吴王阖闾所置“造舟之所”,后来,这里逐渐成为“核雕”的代名词。周明芳是个不为人熟识的名字,但他却跳脱出了十八罗汉、弥勒、观音等传统题材的禁锢,与画家郭澎碰撞出了火花。
  工艺美术师与画家的合作历来就有。周明芳直到遇见郭澎,才意识到自己也可以做一些改变。郭澎说:“我一直觉得朴实一般的橄榄核很美,并不比钻石、水晶逊色,而且总觉得是活的,并且一日一日在变化……”而周明芳则看中了郭澎画中出镜率极高的蛤蟆。
  非同寻常的题材亦不能等闲对待,选材及工序十分讲究。“取材幽篁体,搜掘同参苓”便是古人用来形容选材的不易的,除了必须是置放多年的老核之外,还得满足尺寸的要求。在周明芳看来,其审美特征即是文化因素。将雕刻、绘画集于一体,表现在橄榄核上是集中了中国文化精粹,构成了极其高雅的文化艺术气息,是传统文化的“活态展示”。
  在表现蛤蟆神情的时候,周明芳经过多般斟酌,数易其稿,只为接近原画“禅意”。再者,由平面绘画入立体雕刻,难度也颇高。随即便诞生了《禅茶一味》《入清凉地》《舍得》《观自在》等作品。或许有人会认为周明芳是舟山村的异类,他说:“其中的乐趣只有自己知道。”
  已故的日本著名工业设计师柳宗理在《何谓美》一文中,反复论及美其实就是一种自在,一种打破二元对立之后的悠然。随自然流露出的大美之作,包括一切的精神物质。此时之美一定是至美,大美,无上美,空从有立,能由境能。郭澎说,周明芳的这个系列已是悟明心性后的显相。

  引园林入衣裳旗袍设计师的美学思考

  长期担任形象设计师的赵蕾,时常会运用到旗袍作装束,然而市场上流通的大团花样式并不是她所中意的。2013年确立“云水依”苏式旗袍定制品牌后,她便决心设计一些别样的旗袍。
  生于江南风雅之地,赵蕾希望可以将苏州元素融入旗袍之中,行动时摇曳生姿。把园林穿在身上,宛如人在园中,而园在身上。在她看来,苏式旗袍并不是非得要飘逸的,也可以很浓烈、很跳脱。如此想法与油画家杜璞的画一结合,那便是“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在赵蕾看来,艺术家经过大众审美的检阅,可以增加品牌的内涵与高度。艺术家杜璞自2003年开始画园林,至今已有14个年头了。他说园林在日益变化,是画不完的。《狮子林的春夏秋冬》系列是杜璞较早的画作,如今已被运用至“云水依”的丝巾、旗袍和时装上。
  绿色系、蓝色系、黄色系、粉红色系,赵蕾称此番合作需考虑颜色色重关系,必要时会适当调亮原作色彩,达到五彩斑斓的鲜亮效果。以当代的表现手法,以及真丝素绉缎特有的光泽,去呈现新的视觉感受。杜璞此前并未将自己的作品授权给任何品牌或工艺,他坦言,合作要有底线,趣味相互吻合方可。将画运用到旗袍服饰中去,作为绘画作品的一种延伸,不能在绘画之下,赵蕾在丝绸面料细节方面的处理,很是用心。
  赵蕾表示,旗袍代表的是工艺和文化的积淀,图案到了苏式旗袍上必须疏可跑马,密可插针,极具代表性。穿旗袍,是一种状态,有温婉清新的时候,也有现代妖娆的时候,所以在设计时要有所考虑,不同的人穿不同的衣服。艺术来源于生活,也将回到生活。


缂丝工艺师陈文正在缂制夏回水墨作品 姚永强 摄


  
 
     扫一扫,更多精彩就在: 吴文化网站--首页吴文化网站        吴文化微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