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文化网站--首页
     
 
团团明月风满怀
——蔡念群团扇作品赏析
大沐( 苏州日报.2016/9/16 )
[标签] 团扇;吴作技艺
  立秋已过,暑气仍未消散,以手中纨扇,动摇清风,最为适意。夜合庭前花正开,轻罗小扇为谁裁。又是谁,以最优雅的姿态修饰着手中的“团团明月”。
  我们总在寻找一份情怀,譬如那漫山皆是的野花香气、那不小心滚落床底的“时髦”玩具以及那不经意间拾起的斑驳了的蒲葵叶团扇……对于团扇,蔡念群本是守着一份情怀,却一不小心演化成了情愫,再难割舍。
  《杖扇新录》载:近世通用素绢,两面绷之,或泥金、瓷青、湖色,有月圆、腰圆、六角诸式,皆倩名人书画,柄用梅烙、湘妃、棕竹,亦有洋漆、象牙之类,名为“团扇”。出入君怀袖,动摇微风发。于文人眼中,扇与松、竹、梅、兰同为高洁淡远之物,不可亵玩。或题字或作画或素面或施以巧工,美其颜面、展其情趣,壮其心志。蔡念群所留恋的团扇,大致缱绻的便是如斯风骨。
  新裂齐纨素,鲜洁如霜雪。裁为合欢扇,团团似明月。团扇其白,白得皎洁温润并不耀;团扇其团,是恋人未满的将圆未圆。蔡念群爱扇亦爱制扇,最是那一挥手间的婀娜,触动着内心深处的共鸣,但唯有苦思冥想的夜晚才最为真切。
  数十年的涉扇光年,所制之扇不逾百件,二十余道工序,无一不精细妥善,苦行僧式的慢工出细活,倚赖的是心中对团扇的那份执念。蔡念群再现了古法制扇繁复的制作过程和高难度的手工技巧,兼顾自身的技法与思想。其团扇既得古扇清雅灵逸之境味,又符合现代删繁就简之审美。古人之造诣难以超越,他一直以他的方式重拾团扇风雅,是以呈现中国式的风情绮丽。
  攀过了陡峭的高山,踏过了寂寞的长河;穿过了熙攘的人群,于竹影斑驳处为自己的心灵求一方桃源,清逸之风扑面而来,这便是蔡念群“小斋闲卧日赏风”的心境。闲暇时,将古之雅玩悉心寻觅,灵感闪现间,与团扇相连结,恍若观音千手,又有莲台暗藏,妙不可言。
  古扇修复,在梦境下氤氲着,在生活中发酵着。砚一窗心事,用细致的清旭安静勾勒;落落的团扇下,泛滥着扇柄扇面深处最致动的想念。与其说蔡念群执念于一把团扇,不如说他是在重塑一些失落的技艺,失落的美。
  只是手中南竹,为谁牵挂?就好似个人孤单地站在桥上等着花季的门楣,却被突下的骤雨惊扰了兴致。看着湖中流泻出一池的芳菲,叮咚作响后,余音也不曾留下。正如团扇这小众雅玩,在他之后,又有何人专注继承?故而小小“摇风”成了长留深处的牵挂。
  绯色流年里,蔡念群的生活处处皆是趣味,以古为意,与竹共舞。因是匠心,故而令人倾心,“团扇蔡”的美名不胫而走。
 
 

 


紫竹柄秋梨形金面贴绣扇


香妃竹柄抽纱回纹蕉叶形扇


大漆戗金文字柄抽纱祥云纹面多边形扇


牙柄草面贴点翠凤凰镶玉牡丹花片扇


香妃柄草面贴点翠凤凰腰圆形长柄扇


湘妃竹柄夹湖蓝色暗花杭罗面扇


大漆卡框缂丝清供博古图扇


牙柄桃红暗 花绸蕉叶形扇


刻漆戗金柄云纹抽纱面招风扇


紫竹柄夹罗面梅花形扇


紫竹柄夹湖蓝色杭罗面招风扇


蔡念群近照


[阅读]:原文
  
 
     扫一扫,更多精彩就在: 吴文化网站--首页吴文化网站        吴文化微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