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文化网站--首页
     
 
正在消失中的苏州“老行当" ...
苏瑞( 苏州情调.2015/11/25 )
[标签] 消失的行业;老行当;行业;职业;非物质文化遗产;文化遗产;非遗

 

那些曾经的老手艺,

或是久远的记忆,

或许根本就不认识?

 

苏州情调 Suzhou Style,

帮助你回忆

已经或是正在消失的苏州“老行当”...

 


1. 修阳伞 阳伞是用竹纸(竹纸上涂桐油),竹制品(伞把、骨架等),后来还有用油布的、尼龙的做顶,日久光照雨落,需要修补,苏州人称“阳伞”,其实应该叫“雨伞”,苏州雨太多了,人们故而称“阳伞”来回避雨多之故吧。当然用伞挡太阳光也是可以的。


2. 算命拆字 千年不绝的行当,人们往往相信瞎子算命,其实有的是假扮的,鱼杂混珠,揣摩你的心理,骗钱而已。拆字,就不能假扮瞎子了,长衫着身,就有学问,一幅斯文打扮,口若悬河,贫富贵贱、吉凶祸福、未卜先知,乃神仙也!


3. 踏水车 其用途有灌溉稻田、池塘换水等,其所谓水车都是木头做成的。人工踩踏轴片,便将水源不断地排出或排进,此行当腿功极好,日久能脚踏千斤。这个行当现在已经完全消失了。


4.代写书信 家里没有人识字的旧时有很多人家,以前亲戚、子女、朋友在外地要联络,也只有通过书信进行来往。还有的要告状,不会写状纸,也只能请人代笔,这样代写书信也成了一门行当,设摊者往往放在邮局门口,这样比较方便寄信人。


5.老虎灶 以前的居民都知道,到老虎灶买开水比自己烧合算、便宜、又方便,一般老虎灶边上还设有茶馆。老虎灶的名字来源我有点迷惑,是其形状象老虎呢,还是它“吃柴禾”厉害之故?


6. 做煤球 生炉子都要用煤,买现成的煤球也有,但贵。买粉碎的煤便宜,买回后得自己做,用水拌匀,有点象撹水泥一样,有的人家用一器具做成一小块一小块的放在地上晒干。再先进一点就有了打蜂球的一种铁制工具了,做成的煤球一个孔一个孔的,这样比较科学了。


7. 走方郎中 苏州走方郎中与其他城市的不一样了,不一样的是他的交通工具,一条小船就可四通八达了,并且多为后门进去,这样邻居不太知道家中有病人,走方郎中也有高水平的,但也有不少是骗钱的,以前社会中常言“江湖郎中”指的就是骗钱的。


8.打铁匠 铁制工具太多了。在日常生活中,生产工作中,都离不开铁。通过铁匠的打制成了人们生活、生产中的工具,它需要高温烧红变软,再由铁匠的大锤小锤的打制成形。打铁匠在中国已经有几千年的历史了。


9. 剪花样 一把剪刀一张纸,剪出五花八门的样子来,有可作欣赏的,剪出窗花的,有可作实用的,如鞋样、衣样等,这门手艺如今很少见了,没有需求,就不能生存。


10. 接生婆 此行当在苏州地区现已基本“灭迹”了,生命攸关。相当于现在的妇产科医生。当时特别是乡下人,基本上不上医院,在家待产,临盆时(孕妇肚子痛了)才叫上接生婆,接生婆带上需用工具匆匆前往,碰到难产孕妇,她便无回天之术了。


11. 采红菱 九月初,采红菱,这个季节是吃红菱的时候,苏州乡下水面多,红菱都是自然生长在水面上的植物,为此,苏州人特意制造一种木制菱桶,只一人可坐在其内,飘浮在水面上,采摘红菱(一般的人坐上去就会翻船的)。红菱可生吃,也可煮熟了吃。这个老行当,在如今的苏州乡下还是能看到的。


12. 拉黄包车 黄包车的来历没有作过考证,全国都有,只是老苏州用黄包车有些地方去不了,因为河多、桥多,黄包车又不能过桥,只能在小街小巷里转悠,别有一番情趣。


13. 抬轿子 轿子也可作为一种交通工具,在老苏州比较适合,碰到桥,抬骄子也无妨,这种工具比较奢侈了,因为起码两个轿夫才能行走,纯粹的人力活。苏州的不少民风民俗里离不开它,“回娘家”、“过三桥”“娶亲”等。当然,这样的“老行当”已经慢慢消失中。


14. 私塾先生 这个老行当,中国其它地方也有。在苏州以往的旧年代里,有钱人家的小孩接受教育,一般都请先生到家里教书,有的人家还有伴读的,与现在的家教是不同的,家教实际上就是补课。也有的私塾先生开设学堂的。学堂里的学生就多了,用现在的话说“档次就低了”。


15. 评弹 评弹是苏州独有的一门说唱艺术,一般情况是男女双档,男的弹弦,女的弹琵琶。有说有唱,两人可扮演众多角色,都是苏州方言。吴侬软语,你慢慢地去品,你定能品出姑苏风韵来。一杯碧螺春茶,一曲弹词开篇(评弹里的唱段),在苏州人看来,“胜似活神仙”。评弹是少数能够传承下来的苏州老行当。


16. 刺绣 四大刺绣之一的“苏绣”,在我国乃至国际都具有它独特的地位,成为古城苏州不可缺少的一个元素。通过一代又一代的姑苏绣女的辛勤汗水,苏绣越来越具有它的魅力。它的特点是表现力强,细腻逼真、针法很多,一根丝线在灵巧的绣女手里可辟出若干根支线,细得甚至连肉眼都一时看不见,更绝的是一幅作品,可绣出正反不同的画面,正是一方水土养一方人,“一方人”做“一方事”。刺绣这一特色行当,在今天经济发达的苏州得到强有力的传承和保护。


17. 做毛笔 苏州湖笔,弄点笔墨的人没有一个不知道的,也是苏州的特产,至今还兴盛不衰。毛笔分狼毫、羊毫,狼毫就是狼身上的毛做成的,比较硬;羊毫就是羊身上的毛制成的,毛软,好的毛笔选料比较讲究,操作精细,要经过梳、结、蒸、煮、择、装等七十余道工序才能完成。


18. 养鸟人 养鸟的人一般都是玩家,有钱的人。也有当职业的,繁殖培养后做买卖生意,还有的利用一种斗雀鸟来赌输赢的。养鸟的人很有乐趣,只是苦了笼中之鸟。苏州大成坊一带甚,今天依然能看到。


19. 书画装裱 吴门文化历史悠久,人杰地灵,人才辈出。能工巧匠甚多,一代又一代。好的装裱师能“起死回生”,就是能将很腐烂的画纸,把它恢复原貌。一件好的书画作品,离不开精制的装裱,人们常说:“三分画,七分裱”就是这个道。这个老行当,在今天的苏州依然有很高的价值地位。


20. 桃花坞木刻年画 “北有杨柳青,南有桃花坞”。苏州桃花坞木刻年画享誉海内外。所谓木刻年画就是先以木板雕刻出画面的线纹,然后用墨印在纸上,再用彩墨填绘,工艺考究。当时的桃花坞年画风糜一时,再加上桃花坞出了个大画家唐伯虎,那桃花坞年画由此也借了不少光。


21. 写春联 过年了,总要弄得喜气洋洋,辞旧迎新,企盼明年过得好,收益好。门上总要贴上一幅大红对联,以示新的一年开始了,好运将会到来。旧时多数人家没有文化,因此年前一些弄文舞墨的“文化人”代写春联,赚一些小钱。


22. 打更夫 “半夜三更”的源来,就是打更夫的作为。打更夫敲到三更时就是半夜了,即现在的十二点左右。不论寒暑,更夫不能稍怠。打更夫这个古代老行当,在现代社会已经完全消失。


23. 修棕棚 “坏的棕棚修作”,声音好象男高音,穿梭于大街小巷,“棕棚”就象是现在的床垫、床板,它软有弹性,是用一种棕线穿成的,用得时间长了,有的棕线就会断,断多了就会变成一个大窟窿,不修的话就会废掉,此时就要补上新的棕线。


24. 修鞋匠 修鞋匠给人的印象是弓背低头,默默地修作。各种样式,不同尺寸的破鞋,经鞋匠的东敲西补,亦可穿上好长一段时间了。鞋匠除修补外,有时还做鞋,有的顾客就要买修鞋匠做的鞋,因为它实行“三包”。


25. 帐房先生 帐房先生,相当于现在的“会计”、“出纳”,一般富豪、地主家都雇用,帐房先生在主人眼里很重要,大都是亲戚或熟人,有时下人领红包,主人吩咐一下去“帐房领去”,就是到帐房先生那儿,帐房先生除了做好他的公开帐簿外,还要会避税法。现在有的会计继承了这一传统。


26. 媒婆 媒婆就是红娘,不象现在有中介或自由恋爱,或网上交友。以前大家闺秀很少出门,没有什么机会去认识异性,都要红娘一线牵,如成功了,媒婆要收一定的费用,举行婚礼时要吃“十八只蹄螃”。我想这费用肯定要收,因为这是她的取材之道,十八只蹄螃呢,就不一定吃得了啦!


27. 卖白兰花 “卖白兰花”多为苏州乡下小姑娘,“啊要卖白兰花……”,小巷深处时常传出又糯又甜的叫卖声,你听了这声音不买白兰花为之可惜,因为这声音白兰花而变得那么清香,女的佩在胸前,男的嵌在耳夹里,闻到香味犹似少女动听的叫卖声响起,回味无穷。


28. 当铺店 去当铺店拿着家当去当钱的,一般都是急需用钱的人,也有不孝子孙拿家里的宝贝偷出来当钱用的。典当里的掌柜“看货压价”,几乎对样样物品比较精通,是个“好角色”,古董、书画、金银首饰无一不精。解放以后,苏州的当铺大都关闭了,如今,又新开了类似的“典当行”,属于非银行金融机构。


29. 倒马桶 那是家家户户要做的事,后来需集中管理其“肥料”,有了“收粪车”,还有专门刷马桶的人,谁家的马桶她不会弄错,洗干净后,放在其家门口的老地方让其晒太阳,没有太阳晒不干,主人也只好作罢,拎入房内将就使用。


30. 弹棉花 棉花是古今一直是作为保暖的一种物品。它来自一种树,就是棉花树,它开的“花朵”就是棉花。人们采摘下来进行加工,可以做成各种保暖用具,如棉袄、棉裤、棉被、棉毯、棉鞋等,棉毯是床上用品,起到身体下方的保暖作用,有的旧了,保温就不好了,买些棉花,请师傅去加工一下,这样便宜多了,又真材实料。弹棉花时发出的声音,很有节奏感,不亚于周杰伦的“三节棍”。


31. 货郎担 “货郎担”实质上如同现在的小百货商店,商品多,且杂,以小玩意为主。小孩子吃的玩的,大人们用的,还有再时尚的东西都是通过货郎担最早到达人们眼前。“卖货郎”用现在的话说就是“做贸易的人”


32. 茶馆店 茶馆店里故事多。以往要想听到最新的时政要闻及小道小息,那就得去茶馆店,你泡上一壶茶可呆上一天,各种新闻传言都能听到。大到国家大事,小到西家媳妇抛眯眼。这里有说不完的话,道不尽的言。有的老板为了不“引火烧身”,干脆在墙上贴上一张警告提示--“莫谈国事”。


33. 卖糖粥 “笃笃笃,卖糖粥,三升禾稻四升壳--”。这是那个年代苏州小孩的“流行歌曲”。我想这糖粥肯定好吃非凡,不然这歌谣一代传一代,不知传了多少代苏州小孩。如今的糖粥已经没有小朋友去吃它了,即使有人吃也是老年人去怀旧罢了,但吃到嘴里总觉得不是那个味!


34. 唱堂会 唱堂会是有钱人请艺人到家里唱曲称“唱堂会”。一般都是家中富有,显尊贵富华之气派。请的艺人起码是当地名角。


35. 箍桶匠 箍桶匠就是把一片一片的木料用铁箍箍成桶的人。脚桶,马桶,提桶,浴桶等木制日常生活用具都是有箍桶匠来做的。一般木匠是不行的。这个行当非常专业来不得半点马虎,因为这些用具都是用来盛水之用的。有的用久了就会渗漏,这时就得请箍桶匠修作一下了。有的木料烂了就得换上新的。


[阅读]:原文
  
 
     扫一扫,更多精彩就在: 吴文化网站--首页吴文化网站        吴文化微信号